81. 王元姬的阳谋(1 / 1)

很快,苏安然和宋珏两人就被赵家的人马寻回。

但三人并未暴露魏聪的踪迹,就仿佛当魏聪并不存在一般。

舒婉知道,这是苏安然等人的防范措施,所以她也不敢声张武都里还潜伏着其他人,尤其是知晓了魏聪拥有能够让整个武都的居民一夜之间全变成尸体的恐怖能力后,她就更不敢将魏聪的事给暴露出来,所以她只能选择信任苏安然等人了。

好在,苏安然等人也的确是想帮武都解决眼下的局面。

最先被收复的,就是武都的西侧防线。

苏安然和宋珏两人亲自出的手。

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两人就将被攻陷的武都西侧防线收回,之后赵镇所派遣的军队也立即进驻,重新稳固防线。而宋珏则留下来协防,并准备解决还潜藏在西侧防线这边的其他敌人——从他们在前线这里捕捉到的俘虏,泰迪很快就撬开了对方的嘴,得知他们攻下西侧防线后,理应会有一支援军助阵。

但结果却是这支援军并未出现,这也是他们之后没有趁着武都尚未建立起第二道防线就扩大战果,兵临城下的原因——他们仅剩的兵力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入侵了。

因此,泰迪让宋珏留下坐镇,并让赵镇派遣探子向外铺开,务求找到这支尚未发难的援军。

之前因为实力不足,完全不敢和窥仙盟的鹰犬进行野战的赵镇,如今在得到苏安然、泰迪、宋珏等人的助阵后,可谓是信心大增——毕竟他也算是“亲眼”见识到苏安然和宋珏两人大破敌阵的威风——觉得兴朝憋了无数年的这口闷气,终于能够倾吐出来了,因此也显得格外的激动。

而且不仅如此,关于窥仙盟有可能展开的后续行动和阴谋花招,泰迪也都一并告诉了赵镇,让他立即将此消息传回,务必要让其他几处关隘也格外小心。

尤其是窥仙盟所掌握的攻城器械大杀器。

这玩意,完全不是兴朝现在所能够抵御的,所以必须提前做好退路准备。

至于功法的传承,泰迪等人都没有传授的兴致。

一是时间上来不及,毕竟兴朝的武人就算对旧有功法进行过改良,但从一开始的根基就是错误的,后续再怎么改良也都是错误的,所以他们的修炼方式早就已经被固化了,纵然天资再聪颖的人改修新的功法,没有几年时间也不可能有所见效。

第二点,则是能够给他们传承功法的只有泰迪、宋珏两人,但这两人一是觉得非亲非故的,没必要将大荒城的功法传授给他们;二是宋珏不想暴露太刀术的修炼方式,毕竟妖魔世界已经被毁,现在整个玄界她的功法可以说是完全独一份,只要不被人发现和了解,那么想要破解她的招式套路就非常难。

至于苏安然,他其实倒是也可以传授给兴朝武人新的功法,毕竟他还有一个抽奖系统,可以抽取功法。

只是,苏安然现在点数自己都不够用,哪还会浪费成就点来当这个烂好人。

因此几人都相当默契的没有提到功法改良之类的问题。

甚至于,如果不是确定了舒婉对王元姬的重要性,以及窥仙盟的确还是想要毁了兴朝来完成血祭,苏安然等人恐怕根本不会理会兴朝的存亡。

所以接连数天,苏安然和宋珏两人都在外奔波,尽可能的帮武都解决困境。

其中,苏安然是最被人畏惧的——不管敌我双方。

甚至就连赵镇,也都对苏安然产生了几分畏惧——如今武都里,对泰迪最是敬重,因为他的指挥水平相当高,再加上他能够指挥苏安然和宋珏两人,因此也让赵镇产生了一种泰迪乃是这几名神使领头人的错觉;而对宋珏,大多数人则是保持着一种非常微妙的态度:或许是因为宋珏乃是底层人民出身,所以她很能与这些士兵们产生共情,真正做到了同吃同住,而且杀敌的时候也都是身先士卒、奋勇向前。

据舒婉所言,宋珏在前线士兵的心目中,人气极高,私底下甚至被称为圣女。

唯独苏安然被敬畏的称为“鬼神”。

毕竟当苏安然一道核弹剑气轰下去后,战场基本就被清理干净了——从未见过此等手法的士兵们,自然只会感震惊和毁三观:他们从未想过,居然有这等恐怖的仙术。

而在敬畏惊恐之后,迎来的则是大涨的士气。

武都上下都觉得,兴朝当兴!

不过与兴朝的振奋士气相比,围攻武都这边的前朝鹰犬,士气就不太好看了。

短短数天的时间里,不仅武都内所有隶属于窥仙盟的探子全部都被拔除,几条防线早已做好进攻准备的军队也都被苏安然和宋珏两人清剿干净,可以说郝杰原本制定的“围攻武都并撬动兴朝统治基石”的计划,已经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但让前朝鹰犬等人都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他们信仰的神使没有派遣第二位神使来坐镇指挥?

没有谁是傻瓜。

在他们大量折损人手,而且几位神使侍从——亦即是追随郝杰而来的几名玄界凝魂境修士——都被苏安然和宋珏一一斩杀,并且他们也完全联系不上郝杰后,他们自然也就明白郝杰已经出事了。

这种情况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总会有一些自负自大的神使冒险激进,结果中了兴朝的陷阱暗算,导致损失惨重。

只是以往每次出现这样的境况,窥仙盟那边也很快就会派遣新的人手过来支援,强行将劣势扳平,逼得兴朝那边只能再一次龟缩。毕竟从双方的实力对比来看,打消耗战的话兴朝是绝对消耗不起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兴朝渐渐失去一切主动权的原因,毕竟他们的生育能力已经完全跟不上战争的人口消耗了。

可这一次,却让这些前朝鹰犬们感到惶惶不安了。

因为郝杰的死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以目前兴朝的反击力度,最多再有个三、四天左右,围绕武都制定的一切作战计划就将彻底宣告失败了,这可是他们近十年来的布局和努力,他们不相信他们所信仰的神使会白白浪费和消耗这个机会。

可如果神使那边一直毫无动静的话,这在他们看来,才是更加可怕的事情。

……

“咔——”

一个头颅,在一双鹿皮靴的踩踏下,彻底破碎,流出了许多红的和白的,然后又跟地面的污泥混到了一起,统统都变成了黑的。

鹿皮靴已经很脏了。

也不知是污泥的黑,还是沉淀了太多鲜血的黑。

反正也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地上躺着无数具尸体,密密麻麻的横成一片,简直就像是一个屠宰场。

两男一女三人站在一旁的角落。

虽然看起来似乎相当的平静,只是苍白的脸色还有时不时就在抖动着的双腿,还是彻底暴露出这三人内心的恐慌。

这三人,正是玄界北川王氏的王境、王泽、王香。

他们已经彻底背弃了窥仙盟,如今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只能抱紧王元姬的大腿,一条路走到黑了。

但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元姬的杀性会那么重。

窥仙盟建立在这个小世界里的据点,已经全部都被她一一拔除了。

这是真正的血流成河、尸山血海!

“王元姬!”

一声震怒的嘶吼声,宛如雷霆闷雷般响彻着。

那是一名戴着一个银白色面具,上面绘刻着一个奇特的黑色花纹的男子。

从他的怒吼声中,能够清晰的听出声音里包含着的怒气。

“窥仙盟?”王元姬望着浮现在自己面前的虚影,轻笑了一声,“看起来还是个职位不小的人呢。”

“找死!”

面具男子怒吼一声,一拳击出。

空气中陡然传来一阵涟漪震动。

王元姬嬉笑的脸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她的身周,光线突然一黯,众人似乎隐约间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整个空间都被崩塌了一般。他们甚至看到了王元姬的发色变成灰白,双眸赤红,脸上、身上、手上等等皮肤都浮现出了古怪的黑色纹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极为恐怖的亘古洪荒气息,就如同一头饥饿的狰狞猛兽。

“轰——”

空气中,陡然传来了一阵音爆巨响。

王家三兄妹,心中骇然。

因为他们看到,王元姬居然并不是出手反击,而是双臂交叉,摆出了一个全力防守格挡的架势。

但下一刻,他们便听到了清脆的骨裂声响起,王元姬的双手竟是爆出一团血雾。

肌肤与血肉破裂炸开,洁白如玉的臂骨更是裂开了一道肉眼清晰可见的黑色裂痕。

王元姬整个人,竟是如同被轰出的炮弹般,倒飞而出,接连撞碎了十数栋的建筑后,才终于被最后一栋倒塌的建筑给掩埋。

直到这时,那些被王元姬撞塌了的建筑才一栋接一栋的倒塌,激起漫天的尘埃。

天空中的轰鸣声更加响亮。

那道戴着银白色黑色古朴花纹面具男子的身影,也渐渐开始变得模糊不定起来。

但他发出尤为不甘的怒吼声,似乎在抵抗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王元姬!太一谷!我一定要杀了你们!……还有你们,这群该死的背叛者!北川氏族的余孽,你们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

王家三兄妹并未开口求饶,不过他们三人却没有多说什么,哪怕脸色再怎么苍白,也始终保持着站姿。

王境很清楚,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所以与其在这里说什么求饶之类的退缩之言,还不如堂堂正正的更像个人一样站着。反正,从他们知道自己的家族乃是毁于窥仙盟的阴谋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不可能再投靠窥仙盟了,毕竟他们北川王家可没有认贼作父的奴性。

“轰隆——”

天空中的雷声更加嘹亮。

面具男子的身影也变得更加黯淡了。

“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那身影,再度发出一声怒吼。

“哈。”

一声轻蔑的冷笑声,从倒塌的建筑废墟中响起。

紧接着便是那些塌落的建筑残垣纷纷被炸散开来。

王元姬的身影从中站了起来:“你就只有一张嘴吗?”

她的双臂已经举不起来,鲜红的血液不断的沿着手臂滴落,但脸上却仿佛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痛楚一般,依旧是一副轻蔑的冷漠神色:“不愧是窥仙盟的大人物,实力就是强横,远非我这等小女子可以比拟的。……不过现在我也放心了,虽然我付出了双手报废的代价,但现在我可以肯定你进不来这个小世界了。”

面具男子的眼神,冷漠至极,仿佛只一眼就能够将一个人的神魂彻底冻结一样。

只是很可惜,王元姬对此却是视若无睹。

“这个小世界,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带着得意的轻笑声,王元姬一点也没有因双手的报废而感到困扰,“你可以滚了。”

“王元……”

“轰隆——”

第三声雷鸣响起。

但是伴随着这一次雷鸣声的响彻云霄,一道粗壮无比的雷光也猛然劈落,狠狠的砸在了面具男子的虚影上,彻底将他的身影给打散,只留下他尚未发泄完的怒吼声所喊出的两个字。

“唉。”

待到这时,王境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你不该激怒他的,他可是窥仙盟十五仙之一的……”

“武神嘛,我知道的。”王元姬收起脸上那份得意的戏虐之色,“我刚才的确是在激怒他,也是在测试一下窥仙盟是否还有什么底牌。现在看来是可以彻底放心了,这个小世界的天道法则相当牢固,道基境以上的人都进不来这里,所以他是不可能亲身进入,最多也就是分裂出一个神魂进入这里而已。”

“可你的手……”王香一脸不安的说道。

王元姬翻了个白眼:“谁说我的手就彻底报废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个基础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如果我不付出一些惨烈的代价,他肯定会以为我还有什么底牌,只有表现出猖狂得意的模样,他才会中计。……不过如果他真以为我的双手已经报废了,那就是他的死期了。”

“他肯定知道你有能够治疗手臂伤势的灵丹。”

“对啊,所以他才会越发的感到急切。”王元姬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摸出了一颗金色的灵丹,直接吞服起来。

王家三兄妹看到这颗灵丹时,眼睛都瞪直了:“蜕骨换血丹?!……你,你……”

一颗灵丹入喉,药效瞬间被激发,紧接着王元姬手臂的可怕模样尽是开始快速修复:先是臂骨的裂痕开始修复,紧接着便是手臂的血肉和肌肤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痊愈,然后才是王元姬苍白的脸色迅速开始恢复血色,整个人竟是在短短十数秒的时间内,就变得如同完全没有受过伤的模样。

甚至,气息也变得相当强盛。

犹如巅峰状态。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王元姬笑了一声,“对付窥仙盟,不狠一点可不行。”

王家三兄妹一脸无语。

正常人谁能想到你会有一颗九阶灵丹啊。

尤其是“蜕骨换血丹”还是号称只要剩一口气就能够让人起死复生的神药,没有绝境必死的情况下,谁舍得吃这种神药,这可是和九转金丹齐名、就连彼岸境大能者都渴望拥有的保命之物。

结果……

这王元姬只是双手被打残了,居然就直接服用这么一颗神丹,太一谷就这么有钱吗?还是说,他们的底蕴已经充足到了可以完全将这种灵丹也当成消耗品来使用了?

“你们,可以离开了。”王元姬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确认没有任何障碍和影响后,才对着王家三兄妹说道,“窥仙盟已经把注意力彻底集中过来了,这个时候你们就算离开了这个小世界,只要小心点也不会被窥仙盟发现的。……我会给我师父传信留言的,你们只管前往太一谷即可。”

“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

“谁说我是一个人的。”王元姬摇头失笑一声,“我还有我师妹帮忙呢。……这一次,我们太一谷不单单只是想要拿下从窥仙盟手上夺下这个小世界那么简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打算把武神的一道神魂分身给留下来呢,只要能够削弱了窥仙盟的力量,那就是我们的获胜了。”

说到这里,王元姬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也变得认真起来:“再也没有一个比这里更好的战场了。……单以道基境的修为而言,我可不惧任何挑战。所以接下来,就看窥仙盟是否会上当了。不过不管窥仙盟作如何打算,从武神投影进入这个小世界的那一刻起,我们太一谷就已经赢了,接下来只是看收获的大小罢了。”

对于王元姬的话,王家三兄妹显然是无法理解的,毕竟缺乏前后的情报关联。

他们也很清楚,目前他们还没能取得太一谷的完全信任,所以不知道太一谷的计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王元姬允诺让他们前往太一谷暂时避难,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信任了。

所以三人也不能再求什么。

点了点头,表示遵从后,王家三兄妹很快就离开了。

待到三人都离开后,王元姬才轻笑一声:“按照九师妹的说法,小师弟那边虽然出了一点偏颇和意外,但如今也算是进展顺利。我这边的舞台也已经搭好了,接下来就看师父在玄界那边的情况了,如果真的将窥仙盟逼上了绝境,哪怕明知道我这里是个陷阱,只怕他们也不会放弃的。”

“既然你们上次以阳谋逼着我们入局,那么这次我也就以阳谋反击,礼尚往来嘛。”

最新小说: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 赛博修真2077 吞噬星空之道尊 诸天九十九重 神豪从学霸开始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打工人异界崛起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