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进攻的她们(1 / 1)

池白墨到酒吧时,一眼便看到一个角落的卡座那边乱糟糟的,围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像是在吵闹。

他也没多看,只淡淡扫了眼,目光便在酒吧里搜寻柳白鹭的身影。

“我去,好像是那个女明星,叫什么来着,就那个国际名模!”

“柳白鹭啊!又a又飒,我可喜欢她了,快快,我们也去拍个视频发朋友圈!”

正当池白墨找不到人,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时,两个姑娘兴奋的嚷嚷着就从他身边往那边起争执的地方去。

其中一个姑娘还不小心撞了池白墨一下,回头正要说抱歉,看清楚池白墨的脸,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走啊,你怎么……”她那朋友拉不动人,催促着回头,然后也瞪着池白墨走不动路了。

池白墨冲这两个姑娘礼貌的略点了下头,绕过两人就快步往喧嚣处而去,身后立刻响起两个姑娘的尖叫声。

而那边的人群中央,柳白鹭正手持一个空酒瓶,对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怒目而视。

“滚!再敢动手动脚,手给你剁掉信不信!”

柳白鹭都气死了,她见温暖暖醉倒,怕她不舒服便去给温暖暖找了一杯温水来。

谁知道就离开一分钟不到,回来就见这男人竟猥亵的冲温暖暖伸魔爪,像是想掀裙子。

柳白鹭一脚就踹了上去,可这人竟然还有一群狐朋狗友,一下子就把柳白鹭给围堵住了。

其中一个还拽走了柳白鹭的帽子,以至于有人认出了她,现在已经引起围观,还有人拿出了手机准备拍摄。

柳白鹭今天出来陪温暖暖,连个助理保镖都没带,这会儿被围着走不了,着急的不行。

“哟,这妹妹腿玩儿年啊!这脾气劲儿劲儿的,哥哥喜欢!”

“妹妹,老子又没摸你,你激动个什么劲儿,来来,哥哥请你喝杯酒消消气?”

这几个男的,看到闹了起来,竟然非但没收敛,还更兴奋嚣张了。

其中两个流里流气的说着,就要强灌柳白鹭喝酒。

柳白鹭往后退了两步,捏紧了手里酒瓶,咬了咬牙。

她闭上眼睛,抡起酒瓶子就往逼近的那男人身上砸。

然而这时候,她的手腕却被人重重的攥住了,柳白鹭心里顿时冰冷一片。

她闭着眼,尖叫着挣扎,头顶却响起一道有些熟悉的清润男声。

“松手。”

柳白鹭愣了下,悄咪咪的睁开了一只眼,对上池白墨极近的一张妖孽脸。

男人站在她的身边儿,正微微弓背低头,一手握着她的手腕,一手去拿酒瓶。

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掀眸看向她,一双狭长狐狸眼挑了下。

“还当你多厉害呢,砸个人,眼睛都不敢睁?松了。”

见她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般,池白墨松开握住她手腕的大掌,改而用修长的手指在柳白鹭紧紧攥着酒瓶口的手背上点了两下。

柳白鹭只觉那两下带着火星子般,灼烫了手背皮肤,她一下子缩回了手。

“草!你这小白脸……”

那五大三粗的黑胖男人嚷嚷着上前,池白墨将柳白鹭猛的往身后一扯,挥手二话没一句就砸了上去。

砰!

酒瓶碎裂声,惨叫声和尖叫声顿时响起。

柳白鹭躲在池白墨的身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这……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

而且池白墨不是个大学霸,文化人吗,怎么行事这么邪性呢。

“啊啊,血……血!”

“卧槽,三哥,三哥!”

“兄弟们,打人了,愣着干嘛,一起上啊!”

……

那黑胖子看着厉害,竟然中看不中用,被池白墨一酒瓶砸下去,抹了把头看到手上的血,竟然是眼一翻就往下栽倒。

几个和他一起的扶人的扶人,叫骂着就想上前。

“干嘛呢!干嘛呢,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敢在这里动手惹事!”

而这时候,酒吧经理已经带着保安匆匆过来控场。

那经理厉声嚷嚷着,待看清楚站在那里,神情清冷的池白墨时,脸上的凶色却顷刻转为惊慌。

“池……池少!怎么是您老,您说您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这边儿给您常年留着包厢呢,这是……”

池白墨被他吵的脑仁疼,抖了抖落了碎玻璃碴的手臂。

“这里处理下,那些拍视频的都删了。”池白墨直接吩咐一声。

“好好好,没问题。”经理也是人精,处理这种酒吧闹事也不是一两起了,立刻应了,示意保安拦人的拦人,抬人的抬人。

那黑胖子被扶起来,还捂着头盯着池白墨看。

池白墨挑眉冲他笑了下,“哥们,还等我给你伤口缝起来呢?”

男人笑起来更好看,可黑胖子一行却分明感受到一股冷气,森寒的很。

他们瞬间连哔哔两句找找场子都不敢了,扶着腿软的黑胖子直接走了。

池白墨转过身,就对上了柳白鹭一双瞪大的眼,这姑娘一双眼眸在射灯映照下亮的逼人,只是眼神直勾勾的,颇具热度,令人莫名口干。

且池白墨才发现,这姑娘今天的打扮和之前见到时颇有不同。

她戴了一顶栗色大波浪的发套,上身穿肩部镂空,露脐黑色v领短衫,下身一条光感十足银色短裙,露出逆天的大长腿,脚上是黑色绑带的高跟鞋。

不愧是名模,衣品是真没得挑。

如果上次见她,这姑娘是将飒爽展现的淋漓尽致,今天便是将性感贴满了全身,百变女王,跟换了个人一样。

一定是陌生感的原因,他才会不适应,觉得口干气短。

池白墨稳了稳心神,才笑道:“干嘛这么看我?”

难道是被他的风采所迷,爱上他了?

正当池白墨有点沾沾自喜时,就见柳白鹭重重点了下头,跟抓到了他的把柄般,竟是道。

“池医生,你还真是无良黑心医生啊!哪个好医生不是医者仁心,会二话不说给人来个开瓢的?”

池白墨顿时脸黑如墨,冷笑了一声。

“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吗?”

简直翻脸不认人!

柳白鹭被池白墨盯的多少有点心虚,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池白墨竟然是转身要走一般。

“嗳嗳,你干嘛!别走啊,你快帮我把暖暖弄到车上去……”

“我是个黑心,帮忙这种事儿,你应该去找有仁心的人。”

池白墨兀自迈步直到他的手臂,被那女人紧紧抱住了。

池白墨停下脚步,略低头,柳白鹭抬手挡着脸。

“行行,我道歉,池医生,给个面子,好些人认出我了。难道你想明天跟我一起上热搜,热搜名我都想好了。‘超模柳白鹭夜店被神秘男人甩脸色,神秘男人背景起底’你觉得怎么样?说不定明天你就火了,挂号去围观你的人挤爆医院的那种!’

池白墨,“……”

——

十分钟后,柳白鹭抱着温暖暖坐在车后座,池白墨将车缓缓的汇入了车流。

池白墨从中央后视镜看了明显喝了不少的温暖暖一眼,有些无语。

“嫂子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儿吧?怎么喝这么多?”

柳白鹭正帮温暖暖整理散乱的头发,温暖暖的事儿,她自然不会多嘴跟池白墨多说。

不过池白墨这一问,倒是把她的火气又给问了出来,她转头呵笑了一声。

“还能有什么事儿,当然是家里的狗不听话!反咬人!”

池白墨简直要倒抽一口冷气了,敢这样说封励宴的人,他还真……

敬佩的要叫声“大姐”了。

“不应该啊,宴哥这好不容易追妻成功,怎么可能又让嫂子这样?”

“你好好开你的车吧,怎么那么八卦呢!”

柳白鹭翻了个白眼,直接让池白墨气的抵了抵后槽牙,伸手将车窗略降下了一些。

两人将温暖暖送回家,柳白鹭又去柠柠和檬檬的房间看了眼,见两个宝贝都已经睡了,她才吩咐吴姐好好照顾温暖暖,告辞离开。

这样一通忙,出了门,柳白鹭便觉得眼前恍惚,有些酒气上头的感觉。

她身子晃了晃,抬手去扶墙,稳了稳身子,却觉掌心下的硬邦邦的墙体,竟然在动?

而且,怎么热乎乎的?

“摸够没?装醉占便宜啊?”

男人比平时略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柳白鹭给吓的心脏都紧缩了下,转头便看到了靠墙而站的池白墨。

她眨了眨眼,视线有些迟缓的下滑,落在了自己按在男人腰腹上的手上。

啊,原来撑着的不是墙壁,是男人的腹肌。

这腹肌,够板正结实的啊,完全不输给那些顶级身材的男模特啊。

隔着一层衣服手感就这样好,直接碰触岂不是更棒棒的?

脑子里想着什么,喝醉的女人就要去验证什么,非要满足了好奇心不可。

也就三两秒的功夫,女人灵巧的手便将男人的白衬衣从裤腰里扯了出来,然后去探索验证手感了。

也是这时,四周光线骤然暗下来。

是声控灯,熄灭了。

暧昧在这样的黑暗里无限滋生,一起的还有更汹涌澎湃的东西。

砰!

随着一声闷响,是男人搂着女人的腰,将她带的转换位置,压在了墙上。

昏黄的声控灯再度亮起,柳白鹭眸光似含着水光,近距离的和那双狭长的狐狸眼对上。

她的手腕被男人大掌紧紧捏住了,腕骨有点疼,让人清醒,却也莫名更沉迷。

“池医生,你怎么不光小心眼,还小气的啊?”

被抓着手腕,可她的五指却还贴合在男人的肌肤上,他的体温在升温。

柳白鹭红唇张合,低声说着,唇角有些妩媚的勾起,手指不要命的勾挠了两下。

池白墨不觉微抽一口气,那似喘的声音瞬间让柳白鹭红了脸,也更馋。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池白墨嗓音彻底失了清润,他的眼神让柳白鹭心慌气短。

她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只觉这男人这一刻有些过分的迷人。

明明是妖孽浪荡的男狐狸精长相,这种时候却过于禁欲理智,慎重克制,这让他显得更美味魅力。

让她想对他放肆,撕开他道貌岸然,斯文的外衣,释放男人妖孽败类的本性。

“你太啰嗦了,池医……唔!”

柳白鹭红着脸,抬起自由的那只手,挽住这个男人的脖颈,垫脚贴向他,她刚在他耳边娇声抱怨的低语,唇瓣就被男人猛的堵住了。

走廊的声控灯,在一些暧昧细碎的声音下明明灭灭了好久……

——

温暖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很冷很冷。

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意识昏昏沉沉,直到身体像被包裹进暖意融融的巢穴,又暖又舒适,又让她安心。

她下意识的不停往那暖意的靠近,再靠近,直到似有闷闷的笑声震颤着从耳边响起。

温暖暖猛的睁开眼眸,四周漆黑一片,而她被人紧紧抱着,也紧紧抱着那人。

黑暗里,她一瞬间就辨出了熟悉的体温怀抱和气息,眼睛顷刻间涩涩的。

“老公……”

封励宴夜半才回来,刚下飞机,他就接到了池白墨的微信信息。

说他老婆酒吧买醉,大概是独守空房,心情不好。

封励宴急匆匆的赶回来,进门就先来了卧房,然后便看到了某只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像小动物般蜷缩成一团的女人。

他上床刚刚安抚的抱住人,这女人就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扎,她脑袋使劲往怀里钻也就算了,小鼻子竟然还一耸一耸的,使劲嗅他身上的味道。

跟只小奶狗一样,喷出的气息穿过单薄的衬衣,又热又痒的。

他便没忍住,闷笑出声了,谁知竟将这女人给吵醒了?

感受到怀里女人又抱他紧了些,听着她那么自觉的,娇娇滴滴的喊老公,封励宴只觉一路风尘的疲倦都消散了。

一瞬间,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也终于相信,他不在家,这女人是真的有想他。

“喝酒了?是不是口渴想喝水?”男人揉着怀里女人的长发,松开她起身,想去给她倒杯水来。

他打开了床头灯,刚刚转身双腿落地,一双女人的手臂自身后缠绕在了脖颈上。

女人的身体随后贴合上来,她唇瓣在他耳边,欲落不落,嗓音带着几分轻软。

“老公,我后悔了……”

“什么?”封励宴微微蹙眉。

感觉这女人是不是嘴里又要冒出扫兴不好的话来,可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是作妖的往他耳廓里吹了一口气。

“后悔了,不想等什么新婚夜了,我们……”

她最后两个字似气音,消弭在耳畔,可女人发出的邀请却清晰传达给封励宴,令他瞬间全身紧绷,脑子都似被轰炸了下般,血液沸腾着在体内叫嚣。

最新小说: 万年龙婿徐长生周葵 隆万之变 亮剑之从挑选奖励开始崛起 大秦:子婴的逆袭 混在美洲的新大明帝国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特种兵:我炊事兵,开局拒绝狼牙 偷偷拍的电影居然火了 病娇大佬都为我黑化 神医毒妃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