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皇中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织明 > 第一百七十八章:友军不可持!

第一百七十八章:友军不可持!(1 / 1)

赤城参将署后堂书房中,林芳平正在向张诚禀报着此番前往阳和送年礼的事宜,以及镇城那边的情形。

“督帅,陈总督有言,大明此刻正是用兵之时,要督帅尽力多练军士,若有阻碍,可径直报总督大人处置,切不可耽搁募勇练军之事。”

林芳平又继续道:“镇城杨帅也对督帅颇为关心,特留属下与成芳在镇朔府中住了一晚,杨帅也带了封书函给督帅。”

他说着便又取出书信一封,递给了张诚。

“嗯,何世辉那边如何?”张诚接过书信,有沉声问道。

“何百户那边一切如常,今年更是收成颇好,早时开荒的那些田地都有收成,如今可是仓廪殷实,何百户言来年收成还会更好。

另外,咱在镇城那边的各处庄子都已整修完毕,余出的粮谷都是存在三处地势较好的庄子内,庄墙都是新砌的,而且何百户那边也已募集庄勇四百余人,守卫诸事无碍。”

“嗯,不错。”

张诚说着就将宣大总督陈新甲的书函启开,默读起来,陈新甲在信中先是大赞张诚所作新词,气势磅礴,慷慨激昂。

接着就透露了一个消息,陈新甲可能要回京任职兵部尚书,因此,他要张诚专心操练军卒,不要为杂事所累,尽速成军,以为后用。

对于此事,张诚的记忆中也有印象,但是他只记得大明蓟辽督师洪承畴与建奴松锦大战之时,任职兵部尚书的正是陈新甲,可至于陈新甲是何时出任兵部尚书,他却是不记得。

不过,综合前些时日京中传来的邸报,他也大致理清了思路。

现任兵部尚书傅宗龙乃是阁臣杨嗣昌于五月初时举荐的,八月才到京赴任,而杨嗣昌也于九月初时,带着崇祯皇帝御赐的尚方宝剑,四万两赏功银,以及赏功银牌一千五百,陛辞离京。

他于九月二十九日,便已抵达湖广襄阳城。

更是在十月初一日,于襄阳大誓三军,正式开始进剿张献忠、罗汝才所部流寇,但当时湖广明军诸将骄奢轻漫,更毫无斗志。

为行剿贼诸事,杨嗣昌只得鞭挞副将、启尚方宝剑斩监军佥事、更劾逮湖广巡抚方孔炤,以整饬军纪。

但诸事停当,却又愁粮草军饷不继,便上书朝廷请调继军饷粮草,然国帑虚耗,兵部一时也难以筹措,杨嗣昌便上疏弹劾傅宗龙中枢不任,而兵部尚书傅宗龙也弹劾杨嗣昌徒耗国帑。

恰在此时,蓟辽督师洪承畴奏请调刘肇基至辽东,赴任辽东总兵,负责训练宁远诸营士兵,又擢升他微都督佥事。

刘肇基曾是山海关总兵尤世威的麾下,也是一员忠勇的猛将,多次追剿流寇,并曾于东虏对战过,可傅宗龙不知为何,竟一时不能决断。

因此而使崇祯皇帝更为恼怒,傅宗龙后来也曾上表辩解,可崇祯皇帝仍认为他将封疆大事视为儿戏,不堪重任,欲治其罪,于崇祯十二年腊月二十四日将其收监羁押。

张诚也是昨日才收到这个消息,当时也是颇为吃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他记忆中有些印象的人物也为国捐躯,使他心中略感悲切。

此人便是大明都督签事,宁远团练总兵官金国凤,其人官位比不得总督一类文官,也是声名不显的一个辽东武将,但却叫张诚记忆犹新。

就在崇祯十二年的二月时,金国凤以副总兵的官职,领三千军士驻守松山城,奴酋黄台极亲自领军来攻,在松山南台下扎营七处,连攻七日,却是伤亡惨重。

奴酋黄台极心有不甘,调运大炮近三十门,炮子逾万,火药五百斛,环城发炮,城楼上的台堞尽毁,然城始终未破。

奴酋黄台极只得命人在松山城南挖掘地道,为激励士气,竟宣布:“有能穴地以炮药崩溃之者,城破时为首效力,及运送火药之人,无主者赏而授之以官,奴仆则赏以人牛,准离其主;其指示督率官员,照先登大城例升赏。协同穴城兵丁,视其出力多少,以资赏赉。”

但即使东虏如此,松山城仍未被攻破,黄台极无奈,只得遣使招抚,宣称:“若能察天意,顺时势,速来归命,则不特军民免于死亡,尔等之半功伟绩,何可限量乎?”

却遭到金国凤严词拒绝,黄台极攻守两难之下,也只得忍恨罢兵退回盛京,而盛京城中的东虏得知“军兵大半见败,大将数人亦为致毙,行街之人,多有惶惶不乐之色,城外远处,则坊曲之间,哭声彻天”。

崇祯皇帝闻此讯后大喜,立擢金国凤署都督佥事,为宁远团练总兵官,后又因功署都督同知,世袭锦衣卫千户。

而本年十月,奴酋黄台极命豪格、多铎领军再攻宁远,松山自是首当其冲。

这次金国凤手里虽然有了万余的军兵,但都是从各地临时抽调而来,他们互不统属,再加上军队缺饷严重,而各级将官又多有挪用侵占军饷之事,因此这些军兵士气极低。

再加上金国凤也还没有来得及整顿军纪,结果手下诸将领并不听调遣,而士兵又畏死怯战,金国凤愤怒之下,率领亲丁数十人出城,在北山岗与清兵鏖战,终因寡不敌众,矢尽力竭,与两个儿子一起壮烈牺牲。

此役后,蓟辽督师洪承畴曾上书言道:“国凤素怀忠勇。前守松山,兵不满三千,乃能力抗强敌,卒保孤城。非其才力优也,以事权专,号令一,而人心肃也。迨擢任大将,兵近万人,反致陨命。非其才力短也,由营伍纷纭,号令难施,而人心不一也。”

金国凤之为国捐躯何其壮烈,而大明末年那些为国捐躯之人,又有哪一个不是壮烈的!

正因此事,也使张诚更加坚定的认识到军权的重要性,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更在于遵令敢战,再有一点就是友军不可持!

若是将来有机会与友军配合,绝不可把自己的安危寄托于这些兵油子手里。

他们的信条是胜则一拥而上,争功;战事稍挫,则交相奔逃,始终秉持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宗旨!

最新小说: 万年龙婿徐长生周葵 隆万之变 亮剑之从挑选奖励开始崛起 大秦:子婴的逆袭 混在美洲的新大明帝国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特种兵:我炊事兵,开局拒绝狼牙 偷偷拍的电影居然火了 病娇大佬都为我黑化 神医毒妃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