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相一个,黄一个(1 / 1)

'“这时候,再暗暗地再领着他们去府衙和冷府转转。他们不傻。自然就找到了目标。”

李杳杳看着月知恩——

每隔一段时间,她就像是重新认识了月知恩。

可是这一刻,原本就陌生的月知恩,在她的眼里,渐渐的扭曲了。

扭曲到——连人都不像了。

她会想起那个为了月知恩的清白,在桓羽生和月知恩的面前撒泼打滚的自己。

越发的觉得自己,荒唐而可笑。

————————————————————————————

接上文李杳杳收到绑匪的信

——

前世的事,在眼前过了一遍。

这一遍,像是她看了个演了好几天的连本戏。

上辈子的那伙绑匪,有几个人,她还隐约有印象。

她叫了离离来,递给她一张纸。

“这上面的几个人,你吩咐桃花姐姐和石榴姐姐暗暗去查。记住,要暗暗的,不要打草惊蛇。”

离离把纸条小心翼翼的塞进自己的怀里。

“姑娘,这枫露姐姐的事?”

“这——这也是你枫露姐姐的事,等这件事情调查好了,我自然就有下一步的主意了。”

离离仍旧是懵懵懂懂。

“姑娘,这没头没脑的,就和枫露姐姐有关系了?”

李杳杳叹了口气,“这份名单,是我拜托哥哥去问在府衙当值的大人要的。这份名单,是他列出来的,他认为的白京的不太安分的几个——几个狠角色的名字。”

离离恍然大悟,“还是姑娘有本事!!那人不让报官,咱们就通过私下的渠道找到有可能绑架枫露姐姐的人,然后!!暗暗查访!!!这样,不算报官,又能找到枫露姐姐,枫露姐姐的小命,也能暂时保住了!!”

“但愿,如你说的那样吧。”

“正是这样。”李杳杳正色嘱咐,“记住,要小心再小心,万一打草惊蛇——一个枫露已经折进去了,我可不想桃花姐姐和石榴姐也出什么意外。那样,咱们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离离得了李杳杳的命令,却没马上退下。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事吗?”

“姑娘,确实还有件事——冷家的人又来了。”

提起冷家,李杳杳就头疼。

上次那提亲,就糊里糊涂。

她派人去打听过,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消息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弄明白他们来干什么吗?”

“还是提亲。”

“还是给我提亲?”

“是。”

“提亲的对象是谁?”

“这事——就打听不出来了。这是绝顶机密了。”

“既然如此。山不来就我,只能我去就山了。我李杳杳长这么大,可以为了李氏一族去献身,去死。可是,不能糊里糊涂的被算计。”

————————————————————————

李杳杳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待客厅。

在待客厅门口负责守门和接待的婢女,见到李杳杳,瞬时有些慌张。

“姑娘?”

“我听说今日,府上来了贵客,特来拜见。”

“这——这——这贵客还未说要见姑娘,还未通传,姑娘就说要见客人,可能有所不妥。”

——————————————————————————————————————————

'“这时候,再暗暗地再领着他们去府衙和冷府转转。他们不傻。自然就找到了目标。”

李杳杳看着月知恩——

每隔一段时间,她就像是重新认识了月知恩。

可是这一刻,原本就陌生的月知恩,在她的眼里,渐渐的扭曲了。

扭曲到——连人都不像了。

她会想起那个为了月知恩的清白,在桓羽生和月知恩的面前撒泼打滚的自己。

越发的觉得自己,荒唐而可笑。

————————————————————————————

接上文李杳杳收到绑匪的信

——

前世的事,在眼前过了一遍。

这一遍,像是她看了个演了好几天的连本戏。

上辈子的那伙绑匪,有几个人,她还隐约有印象。

她叫了离离来,递给她一张纸。

“这上面的几个人,你吩咐桃花姐姐和石榴姐姐暗暗去查。记住,要暗暗的,不要打草惊蛇。”

离离把纸条小心翼翼的塞进自己的怀里。

“姑娘,这枫露姐姐的事?”

“这——这也是你枫露姐姐的事,等这件事情调查好了,我自然就有下一步的主意了。”

离离仍旧是懵懵懂懂。

“姑娘,这没头没脑的,就和枫露姐姐有关系了?”

李杳杳叹了口气,“这份名单,是我拜托哥哥去问在府衙当值的大人要的。这份名单,是他列出来的,他认为的白京的不太安分的几个——几个狠角色的名字。”

离离恍然大悟,“还是姑娘有本事!!那人不让报官,咱们就通过私下的渠道找到有可能绑架枫露姐姐的人,然后!!暗暗查访!!!这样,不算报官,又能找到枫露姐姐,枫露姐姐的小命,也能暂时保住了!!”

“但愿,如你说的那样吧。”

“正是这样。”李杳杳正色嘱咐,“记住,要小心再小心,万一打草惊蛇——一个枫露已经折进去了,我可不想桃花姐姐和石榴姐也出什么意外。那样,咱们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离离得了李杳杳的命令,却没马上退下。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事吗?”

“姑娘,确实还有件事——冷家的人又来了。”

提起冷家,李杳杳就头疼。

上次那提亲,就糊里糊涂。

她派人去打听过,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消息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弄明白他们来干什么吗?”

“还是提亲。”

“还是给我提亲?”

“是。”

“提亲的对象是谁?”

“这事——就打听不出来了。这是绝顶机密了。”

“既然如此。山不来就我,只能我去就山了。我李杳杳长这么大,可以为了李氏一族去献身,去死。可是,不能糊里糊涂的被算计。”

————————————————————————

李杳杳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待客厅。

在待客厅门口负责守门和接待的婢女,见到李杳杳,瞬时有些慌张。

“姑娘?”

“我听说今日,府上来了贵客,特来拜见。”

“这——这——这贵客还未说要见姑娘,还未通传,姑娘就说要见客人,可能有所不妥。”

——————————————————————————————————————————

李杳杳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待客厅。

在待客厅门口负责守门和接待的婢女,见到李杳杳,瞬时有些慌张。

“姑娘?”

“我听说今日,府上来了贵客,特来拜见。”

“这——这——这贵客还未说要见姑娘,还未通传,姑娘就说要见客人,可能有所不妥。”

——————————————————————————————————————————

最新小说: 假面骑士之庆贺就能变强 这个海军大将是非酋 斗破:吾乃药皇韩枫 龙族之路明非的封王之路 斗破:大千之主 斗罗:首富,从绝世唐门开始 光骑士:人在漫威,最爱广交好友(漫威债王,最爱广交好友) 斗罗之从七杀剑昊天锤开始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黑魔王 苟在龙族的占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