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解锁隐藏配方(1 / 1)

一次宴席,迅速拉近了陆森和折家的关系,让他们之间变得更加亲密。

同时,陆森也在庆州城也引起了轰动。

当时来陆森这里帮忙打下手的大厨和仆人可不少,系统家园中那温湿适宜的空气,大冬天出产的蔬菜,以及极其好吃的果子,都是极大的谈资。

这些人回去后,逢人便讲。

另外,大厨们多多少少偷吃了点果肉……只是厨师尝菜肴的味道,能叫偷吃吗?

以及吃了果子后,那种突然间精神震奋的状态,在他们的传播下,迅速扩散,最后被传得玄乎其玄。

第二天陆森醒来,感觉脑袋有些痛,兑了点蜂蜜水喝完,这才好受许多。

他下到楼外,便看到抱着红缨长枪的折克行,等在门口。

昨晚睡觉前,陆森就把家园系统重新设置回了安全状态,折克行自然是进不来的。

“尊道,进来!”陆森喊了声,又挥挥手,然后进到屋中坐着,把几个水果拿了出来。

折克行在门外伸出手,摸了摸门口,确认没有东西挡着后,这才抱着红缨枪,缓缓走进院子。

他的鼻子上,还有着红痕,想来也是吃了亏。

“请了没有?”陆森问道。

折克行憨笑着点点头。

“那再吃个果子吧。”陆森把个块头最大的梨子放在孩子面前:“长身体的时候,容易饿肚子。”

折克行看着身前的梨子,有些意动,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舅舅,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昨晚回去后,折家就仙菜仙果这事,进行了讨论。

折继闵当场在正厅里宣布,以后谁都不能在陆森面前提仙菜和仙果的事情,更不能主动询问他,向他求要,否则家法侍候。

因为回到家后,很多女人发现自己肤色变得白净多了,脸上的风沙痕迹也浅了些许。

而男人们则发现自己的伤疤淡了许多,而本身就很淡的伤痕则消失了。

旧疾甚至都减轻了几分。

再结合以前听到的传闻,便知道,昨晚他们吃掉的,可是京城里达官贵人们都难得一求的好东西。

如果是军法的话,折家的家眷们其实都不太害怕的,毕竟整个永兴军路都是折家在管着,只要不是在大是大非上犯错,军法很难管着着他们。

但家法就不同了。

只要是折家人,都逃不掉。

折家人大部分都明白事理,但折继闵就怕少部分人在陆森面前乱嚼舌头,毕竟这种好东西,真的是谁都想要。

而折继闵不想因为这少数人,而与陆森之间发生俎语,出现裂痕。

亲戚间,也讲究个有来有往的,现在陆森已经送了个大人情给折家,而折家还什么都没有还给陆森。

如果再要求更多,这并不是亲戚间相处之道。

“舅舅给你的,你就吃吧。”陆森笑道:“不是说长者赐,不敢辞嘛。”

迟疑了会,折克行还是把梨子拿了起来,谢了声后,一口一口吃着。

他是折家习武天赋最好的人,以十二的年岁,实力直逼已经二十二岁的杨文广。

这并不是说杨文广不厉害,而是折克行太厉害。

天赋好,就意味着上限高,折克行昨天吃了不少果肉,便知道这些东西对他的身体和武艺大有益处。

此刻看到梨子,很难抵挡这玩意对于练武之人的身体,进行本能诱惑。

折克行小口小口吃着梨子,陆森缓缓打量他。

这少年……身体很高大魁梧,已和陆森差不多,面相极是成熟,怎么看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若不是被告之,谁会想到他才十二岁。

“舅舅,待会你是否要去府衙?”

“去府衙做什么?”陆森笑问道。

“你不是监军吗,至少得听听父亲关于兵线的调动之类的吧。”

陆森摇摇头:“我又不懂战事,也不太懂民生。去了也是坐着当泥菩萨。”

折克行使劲摇头:“断不会如此,舅舅你这监军之职,可节制永兴军路所有大将和元帅的。”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我就不去凑热闹了。”陆森笑着说道:“对了,尊道可知附近可有铁矿场?”

陆森以前是在西安读大学的,庆州离西安这里不算远,有个同室朋友在这里住着,他所以曾来玩过此地。

他记得庆州附近有个小铁矿场,那是大炼钢时代留下的痕迹,他还在同学的带领下参与过一次。

铁矿的成色很低,全挖了也融不了多少的铁出来。

但对于陆森来说,却也算有用。

只是此时的环境与他后世完全不同,周围全是丘陵沟壑,形成一个奇特的天然迷宫,没有本地人的带领,极容易迷路。

“矿场确实是有。”折克行吃完了果子,说道:“父亲以前也曾试过让人挖矿出来练铁,可后来发现不划算,挑六担的矿土,才能烧出小半担的铁材。”

这比例确实是差……不过陆森依然无所谓。

“不用理那么多,带我去看看就行了。”陆森拍拍手站了起来。

“那行。”折克行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的任务就是保护陆森的安全,这是军令。

况且他个人对陆森这个舅舅也抱有不错的好感。

两人出门,然后去了庆州城外的大营,借了两匹战马,再往庆州城的左边疾驰。

在黄土山陵中行走,很快折克行身上,就有黄土侵染,脸上也蒙着一层黄灰,但陆森,一身白衣依然毫无垢色。

‘皮肤’系统的作用,再一次显出自己的作用。

折克行惊讶之余,也觉得理所当然。

很快折克行便领着陆森,来到处山坳中。

和其它地方都是一片黄色不同,这里的地面更硬实些,而且也偏向褐色多点。

在前方的土丘,爬上去后,便看到一个凹陷的大坑,里面还残留着些木制的架子。

“舅舅,这里便是我们发现的铁矿场了。”

看着偏向褐色的泥土,陆森便知道这露天铁矿的含量并不高,但无所谓。

他从系统背包里拿出大量的木方块,然后合成一把把长镐,然后对折克行说道:“麻烦了,帮我挖些矿土。”

“好的,舅舅。”

折克行拿起木镐便开始干活……木镐能把地面敲出一个个方块这事引得他惊讶不已,此事就不多说了,两人在这里,从早上敲到中午,吃了一顿生蔬和水果餐后,又继续敲。

硬生生把这凹坑从五丈深,给挖到了近十五丈深。

当然,他们也在旁边预凿出了斜道阶梯,免得挖太深,爬不上来。

待到傍晚的时候,陆森就收获了大量低质的铁矿石方块,然后两人骑马回庆州城。

第二天,陆森便在院子里起了熔炉,将铁矿石熔成了一块块的铁锭。

在汴京城陆森没办法这么干……因为汴京城附近就没有矿场。

有了大量的铁锭,陆森就有很多东西可以放开手造了。

比如说武器,但他没有急着制作,而是先存放起来。

第二天,陆森带着折克行,又去挖矿土。

按理说,朝廷是不允许私人开铁矿的,但这种质量极低的矿土狗都嫌,根本没有人愿意理。

更何况,折家也不会在这事上,与陆森唱反调。

如此五天后,陆森收获了极多的铁锭。

而那个小矿场,已经被陆森和折克行两人挖出了巨大的坑洞,而且里面的矿土,也被挖得差不多了。

毕竟只是个杂质的小矿堆,不太经得起挖的!

将所有的矿都熔成铁锭,然后陆森抽取一部分的铁锭,合成了三百把铁刀。

得益于杨金花的‘能力加成’,减少冷兵器制作的消耗,增加冷兵器的基本属性。

所以这武铁刀一造出来,便有18点伤害值,几乎快比得上原始的‘绿宝石长弓’了。

陆森造刀的时候,是没有躲着折克行的。

这个少年是看着陆森将刀一把把凭空变出来,至少以他的视角来看是如此。

他全程都在咽口水。

作为天赋过人,武艺高强的少年郎,折克行虽然表面上憨憨的,但其实心里很拎得清。

表面的憨厚更多的,只是一种‘保护’。

他很清楚自己实力其实很强,同龄人中根本没有敌手,所以难免有些骄傲。

自己一身本领,再练多几年,天下大可去得。

然而这几天,先是被陆舅舅的‘洞府之术’挡在外边,鼻子都撞红了也进不去。

然后之前看到陆森给的木镐,现在又看到陆舅舅大变铁刀出来,顿时那点少年的骄傲都被灭掉了。

武艺再厉害,也只是凡人的层次。

和陆森舅舅没得比。

看着地上摆着的铁刀,陆森说道:“尊道,回去带人来,把这些铁刀运走……对了,分出三十三把,给皇城司的那些朋友。”

毕竟是受令保护自己的人,这一路上他们也和陆森相处的不错,给皇城司每人分一把铁刀,算是尽点心意。

很快,折克行便带人过来,拉着独轮板车,将铁刀全运走了。

约半个时辰后,两把铁刀摆在了折继闵的案头。

在在周围,还有数把断掉了的武器,长枪,长剑,钢刀,狼牙棒等等。

“真难以想像,这些黑不溜秋,看着像是铁匠学徒打出来练手的玩意,居然如此锋利。”折继闵的笑容中带着些无奈:“能砍掉普通的刀剑就算了,连厚厚的狼牙棒锤头都能切成两半,这就离谱了。”

折继祖在一旁笑道:“光华内敛,神物自晦,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可惜有三十三把送给那帮皇城司了。”折继闵露出可惜的表情:“想着就心疼,这样的神兵,可能几百年都能遇到一件。”

“妹夫的东西,他爱送谁就送谁,我们不能抢。”折继祖会了下来:“有了这些武器,我们可以将那些亲兵武装起来,使之成为一支奇兵。”

“我也有这意思,此事就交给你了,如何选人,并且确保他们的忠诚,你应该懂怎么做的。”

折继祖点头,这事他肯定得做好。

两人都相当清楚,如果有一支拿着无坚不摧神兵的强兵藏在暗处,那么他们战术就能有整多的调整空间。

“对了,根据探子悄悄发回来的情况,西夏那边,似乎也知道妹夫来庆州的事情,然后也似乎悄悄派了人过来,欲对他不利。”折继闵的表情,显得有些苦恼。

“那就让妹夫待在他的‘洞府’之中,别出来。”折继祖说道。

“让他在洞府中能躲一时,难道还要他躲一世吗?”折继闵摇头说道:“保护他,保护监军本就是我们的职责,让他光躲着不好,应该加大保护力度,派多几个高手到他身边看着。”

一般来说,监军是不会受到敌军太大关注的。

但如果是个很神奇的监军,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就让老杨他们待在妹夫身边好了,有他们在,西夏的暗探应该不敢随便出现在妹夫身边。”折继祖想了会,又说道:“妹夫先是给我们吃绿菜仙果,让我们的暗疾少了许多,现在又送来两百多把神兵,我们该如何感谢他?否则光拿东西,不还人情回去,我总感觉心亏得慌。”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与妹夫送来的神兵相提并论的?”折继闵郁闷地说道:“钱财这东西送过去,绝对会被嫌弃。药材奇石之类的,妹夫似乎也没有兴趣,我们很难还他人情。”

两人都沉思想了会,齐齐发出长叹声。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觉得,还别人的人情,是件极度麻烦的事情。

过了会,折继祖重重一拍手:“对了,去年捡到的那块天外陨铁,我们可以送给妹夫啊,他是修行之人,对这种东西应该有点兴趣的。”

“也对!”折继闵重重一拍手:“我差点把这东西给忘了。”

于是第二天,折克行一大早就过来了,还带来一颗黑乎乎的石头。

“这是天外陨铁?”陆森指着桌子上的黑石头问道。

折克行答道:“确实是的,去年庆州八月十三的夜晚,有天火自从北飞来,轰隆声不绝,坠入山中,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大坑,最底部就躺着这块石头。”

陨石啊……陆森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但别人的好意,他不好拒绝。

于是单手将其拿起,想看看这东西的成色,估猜下材质。

结果这黑乎乎的玩意刚拿到到手中,便有系统提示弹出来。

‘发现特殊物质,经检测为高级合成材料,解锁三张相关联的隐藏配方!’

陆森:???

有隐藏配方这事,他早知道了,毕竟如果能娶穆桂英,就能解锁一大堆的隐藏配方。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得到块天外陨石,也能解锁隐藏配方。

隐藏配方,是什么?

科技方面的,还是神秘学方面的?

陆森点开了系统配方栏,开始寻找三张新的配方,看看到底是什么。

最新小说: 还说你不是救世主 美漫里的无限奖励 港综之我是警察 主神:时代变了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 科技之虚拟实验室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诸天武侠寻剑道 机甲时代的武神(我在机甲时代修炼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