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9 粮队(1 / 1)

欧阳修一脸着急之色。

陆森转过身来,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从西边蜀地运过来的大批粮食,停在黄山地界,动弹不了。”欧阳修急急说道:“如果那批粮食运不过来,杭州城的余粮势必撑不了多久。”

因为大量海船聚集在杭州湾的关系,而海船要远航,所以要带上大量的粮食。

因此……现在杭州城其实已经处于半缺粮的状态,只是一直在在从周围的城市买粮食回来,勉强维持着平衡。

但别的城市粮食也是有限的,能买到的粮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贵,所以欧阳修动用自己的权力,从西边蜀地紧急调用了一大批官府仓库内的陈粮。

只要这批粮食到了杭州,绝对能缓和杭州城日渐缺粮的困境。

但问题在于,这支粮队刚出黄山地界,就被困住了。

不是因为什么劫匪,而是因为天气。

现在已经就快入春,天气回暖,黄山那边下起了连绵细雨,下了好几天,官路变得泥泞,跟沼泽似的,所有的运粮车都被卡在了泥桨里,根本走不动。。

而且有些粮食也因此还受了潮。

若是这批粮食在短时间内到不了,就算能从其它地方再调粮来,时间上也来不及,杭州城必定会因此粮价飞涨。

引发物价飞涨还只是小事,就怕粮食不够出现饿死人的事情。

欧阳修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法子来,只能来找陆森,看看后者这个活神仙,神通广大,有没有办法把这事给解决掉。

陆森拧着眉头问道:“那批粮食有多少?”

“二十万石。”

“好多。”陆森忍不住说道。

“若是连陆真人都没有法子,那杭州就有可能出现饿殍遍野的惨状了。”欧阳修一脸沉痛之色:“陆真人可不能不管此事,你也有一定责任。”

真要考究下来,此事确实与陆森有直接关系。

如若不是他暗中推动的‘香料群岛’计划,那么杭州城便不会突然这么多海船靠岸,以致于粮食都不够卖。

其实陆森是有办法解决的,他想着让人带个货物箱子过去,就是他用系统做出来的那种,可以装不少东西。

但储物箱子有数量限制,现在和水桶一样,顶多只能造出两个,一个留在家中。

另一个让杨金花带着,里面装了他们的行礼,否则四人远行的东西,可是一大堆的,那能像他们这样,简简单单,看着没有带什么东西就出发上路了。

而系统造出来的储物箱子,除了有格数限制,还有重量限制。

二十个格子,以及……最多携带一万石的重量,离二十万石还差得远呢。

所以,让人快马加鞭赶过去,用一个储物箱子装粮食回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能自己去一趟,利用系统背包,把那些粮食运到杭州。

陆森沉吟了一会,说道:“那我亲自过去一趟,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去黄山,还请欧阳参政派两三人与我一同前往,同时还能与运粮队接洽,否则他们估计不敢信我,不会把粮食交给我。”

二十万石的粮车队,要是被人把粮顺走,负责运输的官员不被砍头才怪了。

“此事好说,本官已经有人选。”欧阳修听着陆森愿意前往,顿时松了口气:“马匹本官也已经备好,就在城西口处等着。”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出发。”陆森扭头,对着赵宗华说道:“弟弟去通知你莲姐,把事情和她说清楚,让她们在院子里,等我回来。”

赵宗华双手抱拳,说道:“知晓了,姐夫。”

随后陆森便跟着欧阳修回城,直接坐上马车,疾行到城西门。

城西门那里有大量的民众排队出入杭州城,很是热闹,而在旁边,有四名男子骑着骏马等着,旁边还有匹白马栓住。

陆森从马车上跳下来,跟着欧阳修走过去,然后便看到名熟人。

一脸大胡子,紫须碧睛的欧阳春。

另外三人则是官兵的模样打扮。

见到陆森和欧阳修,这四人立刻翻身下马,弯腰抱拳说道:“下官拜见参政,以及陆真人。”

同时欧阳春还向陆森笑了笑。

毕竟一年前,两人在杭州也算是朋友,现在又见到陆森,欧阳春还是比较开心的。

“你们护送陆真人赶往黄山地界,与运粮队碰头。”欧阳修再将一个令牌和一封书信交给了欧阳春:“将此令交给运粮官,便可节制,方便陆真人行事。”

欧阳春抱拳,正色说道:“下官必誓死保护陆真人,还请参政放心。”

“去吧,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旁边有官差立刻把白马牵过来,有点谄媚地说道:“陆真人,这白马是难得一见的好马,脾气温和跑得也挺快,应该适合贵人骑乘。”

“麻烦你了。”

陆森翻身上马,看着还有模有样的。

没办法,娶了杨金花后,每次带着她回门,总会被她带着去骑杨家的战马。

几次后,就知道如何骑乘了,但也只限于正常骑行,让他耍什么马术,或者骑射之类高大上的玩意,肯定是做不来的。

上马后,陆森向欧阳参政抱拳算是告别,然后随着其它四人从城门紧急马道出入口处,疾奔出城。

马匹奔行,寒冷的劲风扑面,却因为临近开春了,能感觉到有一丝温暖的气息混杂在冷气中。

欧阳春策马与陆森并行,同时笑道:“陆小郎,许久不见了,在这里得感谢你送出的玉蜂浆。不但救了在下的性命,也救了我家儿女的性命。以后但凡有什么差谴,在下绝不推辞。”

陆森双手捏着缰绳,扭头看着欧阳春,问道:“你猜到武林大会那瓶玉蜂浆是我送出的?”

“整个江湖都知道了。”欧阳春哈哈大笑:“你让五鼠发出的悬赏令,现在已经在整个江湖传开,只要不是笨蛋,都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前面三个官差一直在听着后边陆森和欧阳春的对话,闻言有些羡慕欧阳春,居然能和陆真人这位真神仙搭上关系。

现在陆森在杭州城的声望那是极高,毕竟那艘巨大的郑和宝船,还在杭州湾里停着呢。

几乎整座城的人都抽空到岸边参观了次。

不得不说,欧阳春这人很有意思,也和展昭一样,都不太在乎陆森的身份。

见到陆森依然称他陆小郎。

陆森策马靠近些,问道:“欧阳盟主可知道东海蓬莱的事情?”

“这倒不太清楚。”欧阳春摇摇头:“我们聚义楼一直只在陆地上活动,东海那边,手还不够长。”

可惜……陆森原本还想借助一下聚义楼的力量呢。

之后陆森便一直与欧阳春聊着江湖上的事情,不久后,前面三名官差也加入进来,他们发现陆森这人虽然名望极高,身份也吓人,但言行举止都透着股不拘小节的味道。

不像是大人物,倒是像亲近的邻人朋友那种感觉。

所以四人白天就骑马疾行,马累了不休息喂食,天黑了就住店。

如此三天后,他们终于进到了黄山的地界,并且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运粮队

来到黄山地界后,便碰上了绵绵细雨,官道变得极其难走,路面极其糜烂,马蹄一脚踩下去,便深陷到泥浆中,要好一会才能拨得出来。

“不行,我们得下马。”欧阳春抹了一把脸,看着前方雨雾中,绵长的粮队马车,说道:“再走下去,估计几匹马都得陷在这里了。”

陆森依言翻身下马落到地面。

欧阳春轻功极好,脚尖点头泥浆上面走,居然不会陷入到泥水中,一点都不科学。

而陆森则一步一个脚印,每一脚鞋子都会整个沉入到泥浆里,但脚拨出来后,鞋子不但干净如新,甚至连一丁点水渍都没有沾上。

这是‘皮肤系统’的特殊效用。

欧阳春见状,忍不住惊叹道:“这便是修行者的水火不侵吗?果然厉害。”

随后欧阳春看着其它走得满裤子泥泞的三名官差,说道:“要不三位就在后边等我们,顺便帮我们看好马儿。”

“好。”

三人抱拳齐声说道。

没办法,这泥路烂得吓人,普通人根本不好走。

欧阳春与陆森两人继续前行。

虽然陆森不会被泥水弄脏衣物,但每走一步,便深陷泥潭的感觉相当不好受。

他现在越发怀念后世十车道的平坦沥青大道了。

两人走了好一会,终于来到了运精队的前面。

这都还没有靠近呢,便有十几名全身泥浆的士兵同时举枪列阵,喝问道:“什么人?这里朝廷的运粮队,常人请绕行。”

欧阳春立刻拿出令牌和书信,递了过去,说道:“我们从杭州过来,奉欧阳参政之令,前来相助,还请将这令牌和书信交与你们长官。”

有个士兵站出来,将手在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上擦了擦,勉强擦去些污渍,接过令牌和书信便往后边跑。

这名士兵不清楚,两个人怎么帮得上自己,但现在有朝廷高官的命令过来,总归是件好事。

欧阳春和陆森两人,便站着等待,与对面的几名士兵,大眼瞪小眼。

看着看着,对面的士兵眼中便露出惊骇之色。

因为无集结是陆森,还是欧阳春两人,身上都不沾半点雨水。

在他们几人的视角中,欧阳春身上仿佛有透明的罩子,所有的雨雾落到他身体半寸的地方,便会被弹到一边。

而陆森则显更怪异些,所有的雨水是能沾到他的身上,衣服上……但会迅速流落到地面上。

仿佛他全身都涂着一层不沾水渍的油层一般。

几名士兵越看越觉得惊人,甚至有些害怕起来。

就在这时候,从后边急急走上来一名穿着绿色官服的年轻官员。

他上来就抱拳问道:“两位是欧阳参政派来的?你们的人手在哪里?我们这里快撑不住了。所有的木车轮子都陷入到泥浆中至少半丈深,这十几天来,只有到不到一里的地,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城的,连个蔽雨的地方都没有!再不把这些粮车拉走,用不了十天,所有的粮食都会被雨水泡烂。”

“你没有看欧阳参政写的书信?”陆森问道。

“没来得及看。”这年轻官员看了会陆森,又看看欧阳春,突然发现这两人不对,他们身上都没有湿:“等等,两位似乎不是平常人!”

“先看书信,否则不好解释。”陆森说道。

而此时欧阳春露出了抹笑意。

这年轻官员立刻拆开信封,在雨水冲刷下,纸张很快就变湿了,上面的墨字也开始模糊,但年轻官员也看完了上面的内容。

他惊讶地抬头,看着陆森:“你就是传闻中的活神仙陆真人?”

“活神仙算不上,只是会些术法罢了。”

“下官是九品保义郎吕惠卿,兼任运粮先锋,正准备到杭州上任县拯一职,见过陆真人,见过欧阳亲卫大夫。”

这年轻官员抱拳弯腰。

陆森是正五品文职官身,欧阳春是从五品官身,两人无论是谁,都能压眼前的吕惠卿一头。

吕惠卿啊……陆森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历史书对此人褒贬不一。

对方去年的时候,就通过了殿试,然后被封官至乡下地方做事,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这才一年多些,就能准备当杭州县拯,辅助欧阳修了,足以证明此人的政务能力。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陆森往前走:“我们先把粮食收起来。”

“怎么收,扛走吗?”吕惠卿急急叫道:“现在粮车上都还盖着油纸面,还能遮挡雨水,若是一袋袋扛走,不出百米,麻袋必定被打湿,而且泥路不好走,下属们十几天都泡在雨水中,现在体虚气弱,也没有什么力气去扛粮食了,这可有二十万石啊,我们只有三百多人,扛不完的,前方也没有落脚处。”

陆森没有理他,直接走到第一辆粮车之前,掀开油纸布的一角,看到里面叠堆着许多的麻袋,里面全是粮食。

确实如吕惠卿所言,很多麻袋的表层,已经被水汽浸润,看着湿滑湿滑的。

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陆森伸出手,粮车上的麻袋化成一道道金光,没入到他的手掌心中。

车板空了,他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向第二辆粮车。

欧阳春忍不住砸了下嘴:“这就是传闻中的袖里乾坤了,真是厉害。”

而吕惠卿拉开第一辆粮车的油纸布,看着空空如也的粮车,忍不住叫道:“真有仙术?”

他被外派到南方这边锻炼,距离京城极远,虽然也曾听说过关于陆森的传闻,但总是当作无稽之谈来看待的。

毕竟流言传到这边,就已经很夸张了。

比如说……陆真人有怪癖,爱喝未嫁少女的泡澡水,越喝得多,法力就越强。

哪有如此荒唐的得道高人!

最新小说: 还说你不是救世主 美漫里的无限奖励 港综之我是警察 主神:时代变了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 科技之虚拟实验室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诸天武侠寻剑道 机甲时代的武神(我在机甲时代修炼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