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6 三书六礼(1 / 1)

看着扬长而去的陆森,青楼前一帮子的纨绔子弟都有些发愣。

毕竟陆森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人,刚才陆森踩着晏几道,扭头冷漠看人时,所表现出来的傲气,他们都能感觉得到。

最后还是晏几道的狐朋友狗友们把他扶了起来,拖到一旁,拍脸掐人中。

同时对着狄咏大喊大叫,说他想杀人不成?

狄咏双手抱胸,很光棍地说道:“他就是嘴脏欠打,下次谁敢再在我面前乱说话,小爷照样打。”

一群少年纨绔的表情相当难受。

他们现在没有功名,而狄咏随父亲平叛西南,现在已经有

旁边的折三郎看着年少气盛地狄咏,轻笑了下,有些同情,也有些无奈,毕竟都是将门,狄咏遇到的问题,他没少遇到,感同深受。

随后他悄悄离开这群人,小跑追着前边而走。

很快,他就追上了陆森。

“陆兄?”折三郎主动和陆森并排走着,笑道:“许久不见了。快一年了吧。”

陆森扭头,看了折三郎一会,终于想了起来,行礼笑道:“原来是折兄,确实是很久不见了。”

上次和折三郎见面,是去年的事情了。

当时武林人士们在樊楼中为抢夺琼浆玉液大打出手,之后听说拿到了琼浆玉液的武林高手,数天后死亡。

似乎中毒死掉的。

当然,这事是道听途说,没有实证。

折三郎缓缓和陆森走着,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知陆兄家住何方?等他日有闲时,必上门拜访。”

其实折三郎早打听清楚了,陆森住在杨家的矮山上。

但问题在于,他和陆森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无故主动上门拜访一个弄不好,说不定就会惹恼对方。

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家,没有熟人介绍,没有对方的邀请名帖,是不会给陌生人随便进门的。

他觉得陆森绝对是高人,家规礼法之类的,也应该和他们这些大门大户差不多才对。

而且上次的时候,他也看出来了,陆森似乎没有主动与自己结交的意思。

他曾将主意打到曹诱的身上,想让对方带自己去矮山与陆森结识。

可每次说到这事,曹诱不是左言右顾,就是直言自己与陆森只是泛泛之交,不熟。

让折三郎恨得牙痒痒的,觉得曹诱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只是曹诱拒绝了,‘不带他玩’,折三郎还真没有办法。

他就只得常在汴京城瞎逛,或者常在西城门这边看风景,期望能‘偶遇’陆森。

结果陆森就是个死宅,常常一两个月不出门,偶尔出门了,又恰好与折三郎错开。

现在折三郎终于遇上陆森了,怎么可能再错过。

不管怎么样,那件看起来很突兀难看的木甲,绝对不简单。

折三郎很想把这事情弄清楚。

听到对方问自己住处,陆森有些奇怪:“你不是和曹小郎玩得挺好吗?他没有告诉你?”

“哦……”折三郎此时感觉有些头痛。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果说自己最近被曹诱疏远了,陆森作为曹诱的朋友,会不会也疏远自己?

折三郎脑浆拼命地运动起来,各种顾忌和猜测在脑海里打着旋,过了几息后,他决定实话实说:“我与曹小郎有段时间没一起耍过了。”

陆森听完,也不以为意。

他从来不认为贵门子弟之间,会有真正的友情。

就算有,那也是小概率事件。

“所以,你想通过我与曹小郎和好?”陆森放慢脚步,看着对方。

折三郎摇摇头:“自然不会为了这点事情麻烦陆兄,我只是单纯想与陆兄你交个朋友。”

“你想知道那件木甲的事情?”陆森很直接地问道。

事情不难猜,当时折三郎看到黑柱和曹诱披甲了,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能看得出来,那件木甲有问题。

“哦,确实。”折三郎点头,他有些惊讶于陆森的直白,却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我在想,若是我的父亲叔伯在边界上,也有一两件这样的木甲,那岂不是能安心杀敌?”

陆森摇头:“那东西只适合平时保命,并不适合战场!”

折三郎有些不解:“为何?”

在他看来,那东西就是神器,连从高处掉落下来的冲击都能抵消。

陆森便将木甲的缺点和他说了。

木甲确实是能防全身,但问题是……木甲是有耐久度的,现在他升级的,木甲的耐久度由基础的100,变成了现在的120。

看起来高了不少,但问题是,战场上箭雨如飞,很多武将披甲后,箭顶多是射入铁甲些许,并不能真正伤到将领。

所以就会出现将领全身挂着几十支箭,依然生龙活虎杀敌的画面。

木甲则不行,被箭射十几二十次后,估计就会消失了。

届时武将的毫无防御,岂不是更惨?

听到陆森的解释后,折三郎沉默了一会,问道:“那陆兄,你能做出有术法加持的铁甲吗?”

陆森停下来,扭头看着他:“怎么?你想让我谋逆?”

“断没有这层意思。”折三郎吓了一跳,他连连摆手说道:“是在下快言快语,不过脑子,非常抱歉。”

陆森见折三郎的道歉很诚恳,便把这事揭过去,他开始继续往前走,然后说道:“加持铁甲这事我做不来,铁块没有灵性,很难依附法力上去。”

这是他突然想到的理由。

同时他也打定主意了,以后如果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绝不把铁甲放出来给别人,也绝不让其它人知道。

免得被人告个谋逆之罪。

折三郎小跑两步,跟上陆森,他微微侧头凝望,见陆森脸色平淡,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松了口气,问道:“陆兄你这是打算回家吗?”

“对。”陆森点头,然后说道:“要不折兄你也与我一起来吧,你刚才不是说想去我家坐坐吗?刚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啊……没问题。”折三郎愣了一下,随后大喜。

虽然木甲这东西似乎不太适合沙场,但没有关于啊。

作为真正修炼有成的法师,并不可能就只会做木甲一样东西吧。

曹诱为了不让其它人与陆小郎搭上关系,连自己这个相识多年的朋友都扔了。

他折三郎又不傻,不会因为没有木甲,就放弃与真正的高人结交。

约半个时辰后,陆森带着折三郎回到了家中。

木楼厅堂中放着音乐,折三郎坐在陆森对面,显得有些局促。

他是第一次来,别人见过的神异,他也见到了,惊诧之后,便是狂喜和高山仰止。

连带着态度,都放得更低。

“我这没有美酒,只有些蜂蜜水,招待不周,还请海涵。”陆森说着客套话,然后扭头再让小林檎去摘些果子过来。

“没有没有的事。”折三郎连连摆手。

陆森双手握着桌面上的琉璃杯子,稍稍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问,当然如果太过于隐秘,你也可以不回答。”

“陆兄请尽管说,在下知无不言。”

陆森喝了口蜂蜜水后,问道:“杨家的佘太君,是不是你们折家出去的妇人?”

“是。”折三郎点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朝中文臣武将其实都清楚。老太君把自己的姓改成佘,其实也是为了让朝中重臣们安心。”

佘太君嫁入杨家时,彼时的杨家尚未没落,折家也很强横。

折杨联姻,强强联手,肯定会极为刺激到那些防备将门的文臣们。

所以只有主动改姓,并且很早之前就与折家作出切割,佘赛花这才得到嫁入杨家。

之后为了避嫌,折杨两家也没有直接来往联系,直到最近杨家没落了,两家又才有了点交往。

同时杨家把独子杨文广送到西北军,一是要锻炼他,二是佘赛花当时身体已经变差,生怕自己一死,整个杨家就被吞没,故给杨家在西北那边留个种。

不至于断子绝孙。

同时也在赌,赌自己死之前,杨文广能混个泼大的军功回来。

“也就是说,折家和杨家的关系其实不错的?”

折三郎笑笑,微微点头。

毕竟是姻亲,关系其实一直不差的。

只是明面上大家都忍着不来往罢了。

“折家在京城里,还有其它的长辈吗?”

折三郎抱拳说道:“有位七叔也在京城里,负责我们折家在京城的一些生意。”

明着是做生意,其实是暗中用飞鸟传递朝廷的消息到西北那边。

一有风吃草动,数天后,西北军的折家主立刻就会知道。

“有空我会去折家拜访,还请折兄引见长辈。”陆森有些不好意思地抱拳说道。

折三郎一愣,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这边正愁着应该如何奉承眼前这修行有成的陆小郎,怎么对方倒是自己主动靠近过来了。

他觉得有些没底,又有些害怕:“陆兄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效力吗?请尽管说。”

陆森摇摇头:“这事你办不了,还真当你的长辈出马。”

“哦?”折三郎拍拍胸口,说道:“请陆小郎尽管直言,我立刻回去让七叔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说罢,折三郎开心地看着陆森。

只要对方需求自己这边的地方,无论事大事小,都是人情。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陆森迟疑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我想向杨家提亲!”

这话一出,折三郎愣住了,好一会他猛地站了起来,惊喜地问道:“杨小妹?”

按辈份,杨金花确实是他的远亲表妹。

况且杨家中只有杨金花是待嫁之身,总不能是向穆桂英求亲吧。

若陆森真和杨金花结了亲,那就是自己的‘妹夫’了,那说话就方便得多了呀。

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他缓缓坐了下来,嘴巴都快笑得合不拢嘴了。

此事一定要想办法促成,陆小郎这少见的高人,必须得结交。

至于杨金花是否有意的问题,没有她说话的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更何况杨金花的及笄折三郎也是参加了的,杨小妹就只取了陆森一个人的手信,要说她没有点意思,鬼都不信。

况且陆小郎确实是相貌堂堂,女子看了,估计多半都想嫁的。

这是两全齐美的事情。

打定主意后,折三郎双手抱拳,认真地说道:“此事就包在我们折家的身上了。”

陆森见折三郎答应下来,微微松了口气。

其实从杨家出来的时候,陆森一直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古代女子可不比现代,有自主择偶权,更讲究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杨金花怎么也是个美人,性格也挺好。

现在似乎暂时没有人去提亲,但难不保某天突然就蹦个人出来,和杨金花定下了婚约。

那时候再想去找人家,就迟了。

陆森之所以突然想到要提亲,是在不久前,与杨金花独处的时候,对方那突然变得软萌软萌的样子。

加之他从杭州回来的那天,杨金花得知不会被收走‘进入院子的权限’时,那一抹欢喜的娇羞。

两者加起来,陆森就确定了一件事情,杨金花十有八九是喜欢自己的。

他出到社会后追女友,追得很辛苦,所以他明白了一条事情。

找自己喜欢的,不如找喜欢自己的。

无论哪个时代,好女孩子总是稀缺的,你决定得慢了,说不定好女孩就永远与你无缘了。

此时林檎摘了一篮子果子过来。

陆森双手把果篮子往折三郎面前一推,说道:“过上两日,我必到折家拜访,见见你家的七叔。另外,这篮果子,你一定要好好保管,最好自己的亲人吃掉,可以治疗一些暗伤,或者是隐疾之类的毛病。”

折三郎一愣,随后他看向旁边还在放着曲儿的点唱机,明白了什么,使劲点点头。

接着,他提起篮子,行礼后,兴高彩烈地离开。

然后陆森坐下来,长吁了口气。

接着,就是要作提亲的准备了。

在北宋这里,提亲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必须要由双方长辈出面商谈,还要三书六礼。

陆森估计如果自己前去提亲,估计只会被乱棒打出来。

陆森在这里哪有什么长辈,他认识的人中,能与杨家谈论婚事的人,就只有包拯、曹佾、汝南郡王三人。

老实说,这三人都不合适替自己去提亲。

恰好折三郎就跳了出来,而且折家还与杨家是亲戚。

这事再完美不过了。

虽然说暂时还不认识折七叔,但总好过找包拯去提亲。

说到包拯,最近包拯遇到了麻烦的事情。

最新小说: 还说你不是救世主 美漫里的无限奖励 港综之我是警察 主神:时代变了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 科技之虚拟实验室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诸天武侠寻剑道 机甲时代的武神(我在机甲时代修炼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