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5 翁婿皆思恾(1 / 1)

陆森曾听过,所有宠爱女儿的父亲,都会对未来女婿,或者接近自家女儿的混小子,看不顺眼。

现在这汝南郡王也是如此?

他思索了会,说道:“不算熟络,算是熟人。”

一字之差,意思却有所区别。

熟络是指能到互相开玩笑,或者是不拘小节的地步了。

熟人嘛,就是混个脸熟而已。

凭心而论,他与赵碧莲确实也只是熟人罢了。与杨金花,倒是勉强能算得上熟络。

汝南郡王闻言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然笑得很开心:“无妨,碧莲她天性爱闹,又喜吃小食。听说常与杨家小娘子结伴去你家中玩耍,承蒙陆小郎关照许久,老夫在这里多谢了。”

说罢,汝南郡王虚虚抱拳算是行礼。

此时赵允让的自称,也由本王变成了老夫。

这说明他是放下官身,以平等的态度来与陆森交谈的。

“王爷客气了。”说着,陆森又举起杯子喝了口桃酒。

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汝南郡王找自己喝酒是啥意思!

起初以为是赵允让想结交自己,毕竟赵碧莲应该把自己有‘神异’的事情与其父亲说了。

但看着不太像。对方没提要买果子,蜂蜜之类的东西。

然后又以为赵允让似乎是不想自己与他女儿接触过去。

可几句话下来,这猜测也推翻了。

现在听着,有点像是要嫁女儿给自己的意思?

这不太可能吧,堂堂王爷,还是汴京城首富,主动推女儿给自己?

开玩笑呢。

现在的小说都不兴写这个了。

看着陆森没有什么表情的模样,其实汝南郡王心里也有些纳闷。

按理说,自己的话已经表露得很明白了呀,但凡读过几天书的都能领会,此时如果不是欣喜若狂,那也应该委婉拒绝才对啊。

难道……他嫌碧莲身份不好?

汝南郡王把自己代入到陆森的角度,就觉得似乎是这么一回事了。

要是自己术法有成,也不想娶个没名份的女子,丢人。

想到这里,汝南郡王便觉得心情惆怅。

自己愧对女儿碧莲许多,现在连她中意的男子都因为她的身份问题,有所回避。

当真是心烦。

顿时,汝南郡王就显得有些失落。

陆森看着对方一下子就消沉了,更是有些莫名其妙。

随后两人又吃了几杯酒,都觉得有些不对味,于是乎,都找了个理由,散席了。

汝南郡王回到家中,刚好看到碧莲在庭院中洒粟喂食金鱼,他便走过去,问道:“莲儿,那陆小郎与你,可有亲近之举?”

赵碧莲被吓了一大跳,转过身来,听完话后,脸色微红,嗔道:“大人这话问得好生突兀,陆小郎乃稳重男子,岂会胡来!”

“就是不胡来才不好啊。”汝南郡王摇摇头,走了。

赵碧莲又羞又是无奈,小声嘀咕着大人今天似乎有些问题。

陆森回到矮山,又休息了两天,这天中午,便看到展昭急急走过来,说道:“陆小郎,今日可有人找你麻烦?”

陆森摇头,然后反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色目人女犯艾婕莉越狱了!”展昭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不自在,仿佛极是羞愧。

陆森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展昭叹着气,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艾婕莉被关到开封府大牢中后,一直是由公孙策去审问的。

想问出更多关于阿萨辛这个组织的情报。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公孙策今日似乎中了什么迷魂术,居然把那个艾婕莉给放了出来。

更为离谱的是,事后公孙策根本记不起这事了。

“那你们封锁杂市了吗?”陆森问道。

“搜了两遍。”

展昭心情极度不好,他前段时间去追捕包勉了。这才把包勉抓回来,方斩了脑袋,没等休息半天,结果大牢里关着的女重犯又跑了。

他感觉自己就是东奔西跑的命,都没有个消停。

且这色目人花魁极擅隐藏,上次要不是陆小郎无意中撞见她,才找得机会追捕,否则想要找到这女子,难上登天。

“那就有些麻烦了。”

陆森也觉得有些头痛,因为他知道,这个女犯人似乎对自己很有兴趣。

上次与她也说了什么山中花园之类的话来。

“无所谓的,我大不了在院子里呆着。”陆森笑笑:“我不信她能在展捕头的追捕下,躲藏得多久。”

展昭抱拳行礼,认真说道:“放心,此事展某会竭尽全力,定不让那色目女子出现在矮山附近。”

说罢,展昭便急急离开了。

随即陆森嘱咐黑柱和林檎在院子里待着,别随意外出,也暂时休学。

等过了大半个月,也没有见着艾婕莉的人影出现。

倒是曹家兄弟上门拜访很勤快。

在家里很安全的,又有足够的空间散步,玩耍,所以即使待着不外出,也不会觉得闷。

有点郁闷的是,青盐很快用完了。

现在陆森也算是有钱人,自然不会再吃满是沙子的粗盐,买的都是青盐。

他便让黑柱和林檎待在家中,自己则去了城中买盐,顺便散散心。

他不怕遇到艾婕莉,反正对方也破不了自己的防,甚至他还想对方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是可惜一直到城里,都没有碰着人。

陆森在城里逛了些许时间,买好青盐,就准备去杨家坐坐,时不时刷刷脸培养下感情,日后真要追求杨金花时,说不定会有些奇效。

正在路上走着,却听到路边很多行人在说着什么西南大捷……班师回朝之类的话。

又走了阵,便看到一队人马,大约二十余人,风尘仆仆,骑着马儿缓缓从偏街这里走过。

他们没有任何的激动情绪,或者是兴彩飞扬的神情,反而不敢乱看周围,只看着前方或者地面,小心翼翼,似乎有种夹着屁股做人的感觉。

而队伍中间,有个中年男子,长相俊美,其它人都在他身侧行走,似乎有意无意地保护着他。

随着这支队伍走近,陆森发现这个男子的脸上,还有刺印。

哦……狄青?

配合刚才行人说什么西南大捷,班师回朝这些话,陆森便知道这支人马,应该就是打了胜仗,从西南回来的狄大将军了。

不过真是低调啊!

这灰溜溜的模样,根本不像是打了胜仗的样子,反而像是大败。

陆森看着狄青那张帅脸,无奈地摇摇头。

但也就在这时候,狄青的脸突然扭转过来,骑在马上,一边路过,一边盯着陆森的眼睛。

眼瞳里有锐利的神光。

然则陆森没有任何感觉,只是静静与其对视。

很快,狄青路过陆森身边,远些后便收回了视线。

二十多人就这么悄咪咪地回到了京城,并且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中。

妻子为狄青接风洗尘,为他设宴,等到吃饭喝足,便去开封府报备,再去兵部交还半块虎符。

最后他才去了曹家一趟。

坐在曹佾对面,狄青笑道:“国舅当真是好享受,看着又发福不少。”

曹佾拍拍微微隆起的肚腩,笑道:“得多亏狄大将军保家卫国,我等这些米虫方能在京城里自在逍遥啊。”

“国舅可别这么说。”狄青吓了一跳,说道:“这话让外人听到,少不得参我一本。”

曹佾笑容渐淡,最后摇头说道:“委屈狄将军了,百年难得的大胜,居然却不得凯旋而归,回京甚至不得声张。”

狄青摆手:“无妨,狄某从一刺配军,升至现在的大将军,已经是千年难得的殊荣了。不奢望太多。”

“不过官家另有补偿。”曹佾小声地说道:“昨日我听家姐说,官家有意要升你为枢密使!”

这话一出,狄青愣住了。

他觉得极是不可思议。

枢密使几乎是武将能升到的,最高的职位了。

地位是与宰相同等的,一武一文,管理国务。

几乎是所有武将的梦想。

穆桂英的‘天下兵马大元帅’虚职,在枢密使前,连朵浪花都掀不起来。

在宋之前,枢密使一般由武将担任,但在宋朝,几乎全由文臣来担任。

如果狄青真升至枢密使,那就代表了官家对他的绝对信任。

狄青有些激动,问道:“此事可有几成把握。”

“至少八成!”曹佾忍不住也开心地说道:“放心,此事我是站在狄将军这一边的,明日上朝,必定支持狄兄。”

曹佾是真心实意这么说的,现在将门被打压得厉害,如果真有武人把枢密使这位置从文臣手里抢回来,那么必定会为将门打开很大的政治活动空间。

其实曹家一直在想往文臣转,但无奈人家不要他,依然把他曹家归到将门那边去。

狄青的左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掌手,这是他心情激动的表现。

好一会他才平复心情,又问道:“最近京城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也没有什么,硬要说的话,就是不久前的科举,招了很多有才华的文人进士。”曹佾长叹了一声“文臣那边是越来越厉害了。”

狄青感同深受地说道:“刚才我从偏街那边回府,路上遇见一少年郎,长相俊美,身着白衣,一看就是个书生。他那时直视本将军双眼,竟毫无畏惧之感,要是普通人,早已吓得连滚带爬,最后还是本将军主动先支开视线。”

作为冲锋在一线,身经百战的将军,狄青的眼中,有所谓的‘杀气’。

曹佾听着皱眉,狄青形容的少年郎,他有种熟悉感。

然后狄青再说道:“待那少年郎入仕,想必又是另一个韩稚圭。”

说到这里,狄青的脸色有些黑。

他和韩琦那点事,整个大宋官场都知道。

曹佾安慰道:“放心,此事由不得他韩稚圭反对。”

狄青这才放下心来。

而陆森此时从杨家出来,他在杨府里待了近半个时辰,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杨金花独处聊天,而现在的杨金花,总给他一种软软萌萌的感觉。

似乎没有她调皮泼辣时来得有意思。

感觉这种风格不太适合她。

反而是赵碧莲更能驾驭这种风格。

他一边走着,一边对比着两女的性格,却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吵闹声。

陆森一开始以为,又是江湖人闹事,结果发现猜错了。

只见前方青楼门口处,两个华服少年郎正在对骂。

旁边围了一群看戏的人。

陆森从旁边走过。

估计是为了青楼女子打起来吧,就像常威和包容那样。

结果他刚走到旁边,就听到个少年声音嚣张地说道:“我晏几道,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功绩。但我日后,必定东华门唱名,必定当好男儿,你能吗?狄咏。”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笑声。

这其中典故人尽皆知啊。

陆森扭过头去,便发现一个小麦肤色的阳光少年,正捏着拳头愤怒地看着对方,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而另一外少年,肤色白皙,长得挺好看的,但身体单薄,甚至还要矮阳光少年半个头。

可在气势上,他嚣张得多,已经压过了阳光少年。

陆森很快就从刚才听到的两个名字,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他不想理会这些官宦子弟争风吃醋的荒唐之举……在青楼门口吵闹,多半是争风吃醋。

他稍稍躲开些,继续往前走。

然后耳边又传来晏几道嚣张的声音:“狄咏,就算现在你有官身又如何,告诉你,即使你成了大将军,只要我东华唱名,照样能把你压得死死的,再学人斩焦用……”

“王八羔子!”

听到对方把自家爹爹也要说进去,狄咏顿时忍不住了,一拳砸在了晏几道的脸上。

直接把这嚣张的小子打飞落入街道上,好死不死,就落在陆森的面前。

而此时陆森急着赶路,刚好抬腿,放下……然后叭叽一声,踩在宴几道的脸上。

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

青楼前所有人都看着陆森,再看看他脚下的晏几道。

陆森很无奈,保持着踩脸的姿势,扭头看向旁边的狄咏。

这阳光少年,看到陆森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不知怎的,就感觉心虚起来,然后火气也没了,露出尴尬的表情。

接着很多人捂嘴,拼命忍笑。

就算与晏几道同来的小伙伴也是如此。

“无聊。”

陆森收回脚,见鞋底边上沾有晏几道的鼻血,露出嫌弃脸,然后踩在晏几道的胸口衣服上,用力蹭了几下,然后这才缓缓离开。

最新小说: 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天万界 黑科技:我寻思从玩具开始 诸天:开局对抗天使 我成了神话 听网易拯救世界 麒麟神相 我卖包子那些年 宇宙斑鸠 异时空建设手册 我修炼全靠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