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3 常威断腿(1 / 1)

杨金花的厨艺很一般,但架不住院子出产的菜好吃。

即使菜煮得有些过老,味道依然还是很好。

四人坐一起,吃过了晚饭后,杨金花提出要去涮碗,但被木栓和黑柱制止了,然后他们两人立刻把碗筷收走。

此时天色要暗下来了,虽然杨金花一肚子话想与陆森倾诉,但她不得不站了起来,说道:“陆小郎,小女子就先回去了。”

“嗯,拿着这瓶蜂蜜,我这没有值钱的东西,就这蜂蜜还算有点作用。”陆森将手中的瓶子塞到对方手里:“辛苦你这三个多月来,帮忙照顾林檎了。”

蜂蜜有多大作用,杨金花很清楚了。

她本想拒绝的,但想想远在西北为家里名誉拼搏的大哥,再想想已经八十多岁的老太君,便收下了。

很多时候,身为大门大户的女儿,不能任意妄为。

况且家里对她已经够放任自由了。

拿着蜂蜜,杨金花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然后垂着头小声问道:“陆小郎,小女子就想问一下,以后还能随意出入这里吗?”

“当然可以。”陆森笑笑。

自己不在的时候,都能让对方随意出入,更何况自己在家的时候?

况且一回来,就把人的权限摘了,颇有种卸磨杀驴的味道,陆森干不出来这事。

听到陆森的回答,杨金花惊喜地抬起了头。

灿烂若星的眼眸盯着陆森好一会,随后再化作一抹娇羞:“嗯,小女子知晓了,夜色已晚,就先回家,过上些时日再来叨扰。”

再不走,就赶不上关城门的时间了。

看着杨金花的背影没入远处拐角山林中,陆森神情微动。

刚才杨金花那娇羞的模样,着实有点吸引人。

难道她喜欢自己?

陆森终于有些察觉,因为之前他一直认为,古时候的女子总是容易害羞的,所以她们露出脸红红的表情时,不一定是心动了。

但……刚才杨金花那模样,怎么看都像自己初恋女友被自己表白时,露出的喜羞交杂的表情。

“应该不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吧。”

陆森想了想,摇摇头,回房睡觉去了。

接下来,陆森的生活又如之前一样。

练练字,练习内气心法。

然后和窜门的曹家兄弟聊聊天。

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直到半个月后,终于有意外点的事情发生。

山下的常威被打断了右腿骨头,正在家中休养。

从学堂回来的黑柱,把这事说给了陆森听。

然后作为邻居,陆森便提着一捆青菜,前去拜访探病。

进到常家的院子,便看到常老夫子正在唉声叹气,他随后见着了陆森,便立刻起身迎过来,说道:“陆小郎,许久不见了。”

“呵呵,确实许久不见了。”陆森把手中的青菜递过去:“听说常小兄弟出了点事情?”

常老夫子最喜欢吃陆森家里种出来的生菜了,要是以往看到,会喜不自禁。

但现在,他把生菜拿在手里,还在一直叹气。

“陆小郎,请。”常老夫子走在最前面,引陆森到正堂请其坐下后,继续说道:“唉,家门不幸啊。那孽畜自打三年前不知怎的,就爱上了逛青楼,且死性不改,又喜与人争风吃醋。这不,得罪了人,被人按着打了一顿,连右腿都打骨折了,正在屋里休养呢。”

陆森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脸上不动声色,问道:“不打算报官吗?”

“报什么官,还嫌不够丢人吗?”常老夫子气得连连拍身旁的桌子,叭叭作响:“在青楼里与人争风吃醋不说,和人斗殴先被人打哭,再被人打断腿,理不占,势不占,报什么官?老夫我丢不起那人!”

看着常老夫子胡须都快翘直了,陆森便知道对方确实气得够呛。

“伤筋动骨一百天。”陆森微笑着说道:“让常兄弟多喝些骨头汤,多吃鸡蛋和生蔬,能好得快些。”

“多谢陆小郎来探望了。”

常老夫子挺感激陆森的,不管怎么说,对方虽然和自己儿子关系不熟,但听说出事了,立刻就拿了把青蔬过来探望,这才是善邻该有的姿态。

能与这样的邻家依居,常老夫子觉得,也算是常家之福了。

毕竟他是过来人,很清楚邻里关系如果不好,那势必会影响到生活上很多细节问题的。

“哪里,应该的。”陆森站了起来:“那我就不打扰了……”

他正要告辞,却突然听到院子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扭头一看,发现是数名穿着黑衣的捕快,挎着腰刀,正气势汹汹走过来。

领头的黑衣捕快进到院子里,正欲说话,然后就看到了陆森,当场立刻闭嘴,微微低点点腰,走过来抱拳笑道:“陆小郎,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

“我记得你是开封府里的人!”陆森的记忆力挺不错的:“我救人时,你站在包府尹的右边。”

这黑衣捕快连连点头,笑道:“能让陆小郎记住,真是我的福份啊。在下王朝,如若陆小郎有差遣之事,请尽管说,某必办得妥妥的。”

“好说好说。”陆森觉得对方热情得有点难以招架。

也不怪王朝如此……陆森当时救曹诱的画面,在所有人眼中都几乎是神迹。

若与这样的人相熟,人间八苦中的‘疾’苦,就几乎与自己无缘了。

王朝早想和陆森拉关系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况且包拯也下了死命令,不准这些捕快们主动去找陆森,也不准他们把事情传出去。

王朝没有办法,只得听令。

但无意撞上的话,就不算是主动去找的了。

王朝又抱拳说道:“陆小郎,我们来这里,是奉包府尹之令,带嫌犯常威回去审问。”

常老夫子在一旁听着,顿时身体一摇,差点摔倒。

他好不容易扶着椅子重新坐下,便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几位官爷,我家小儿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紫烟楼的小姐安欢欢,与其婢仆,裸死于其房内,据街坊证词,常威昨晚与安欢欢一起出了紫烟楼,回到安欢欢的小宅子里,有极大嫌疑是杀人犯。”王朝双手抱拳向常老夫子说道:“还请他出来,与我们走一趟开封府。”

常老夫子身体重重向后一仰,当场晕了过去。

吓得几个捕快一大跳。

陆森反应极快,立刻解开桌面上绑着的生菜,抽出一张菜叶子,迅速撕成小片,塞入常老夫子嘴中。

等常老夫子下意识咀嚼了几口,吞进肚子后,便悠悠醒来。

陆森帮他顺着气,说道:“常夫子,你先别急,我看常威小兄弟不像是那种阴戾恶毒的人,这里面想必有误会。”

“也是也是。”听到陆森这么说,常老夫子也安心许多,他知道自己儿子虽然常常逆忏自己,不算听说,但本性还是纯良的,从小到大也没有凶暴之举。

他立刻起身说道:“几位官爷,此事肯定是误会,你们可要好好查清楚啊。”

“我们开封府包府尹,什么时候办过错案冤案……”

就是王朝说着话的时候,常威单腿从左侧某间房中跳出来,边跳边流泪,问道:“几位官爷,欢欢她真的出事了?真的出事了吗?”

他一边流泪一边蹦跳,心神激动之下,身体不稳,随后便摔在地上。

常老夫子起身,想扶儿子,但陆林走快几步,把常威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

常威摇摇头,他抹了一把泪,然后向捕快们说道:“我愿意跟你们回去接受包府尹的查问,但我可以看看欢欢吗?”

王朝点点头,然后看看周围,说道:“你这方便行走,可有大块的床板,我们把你抬回开封府。”

常老夫子也站了起来,要跟去开封府。

陆森拦住了他:“常夫子,我替你去看着吧。你年纪大了,心情又过于激动,不适合出现在审案现场。”

常老夫子想想,颓然坐了下来:“那就麻烦陆小郎了。”

随后陆森便也跟着去到了开封府。

一般的小案,是不需要升堂的,也不需要包拯出马。

但这种死了人的案子,包拯是绝对不会放手给别人办的。

两排捕快站在两侧,个个脸无神情,在这种严肃的环境中,有种极强的压迫力。

包拯穿着官服,坐到府尹主位上,他的视线扫过门口的围观群众,立刻就看到了站在最前排的陆森。

眉头微策皱了下,包拯再看向坐在地上的常威,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拍,喝道:“堂下何人,所犯何事!”

常威身子刷地抖了一下,当下就报出自己姓名,并且大喊哭道:“小生与欢欢情投意合,岂会害她。”

包拯锐利的视线上下打量着常威,一小会后说道:“你一五一十将昨晚之事说出来。”

当下,常威流着泪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全讲了一遍。

“那包容把我右腿打折后,便扬长而去。随后欢欢带着我回到她在外边买的小宅子里,给我敷了些药后,我便请人用单轮推车将我送回了家。我没有害欢欢,请包府尹查明凶案,还欢欢一个公道啊。”

常威哭得极是伤心。

此时包拯却突然对着旁边站着的某名捕快说道:“马汉,你拿我的名帖去将汝南郡王请来,就说有案子涉及到本官的亲属,为了避嫌,这案得由他来审。然后你再去我家中,把包容带过来。”

堂外众人大哗。

马汉领命而去。

过了会,汝南郡王出现在堂门外,门口的围观者自然给他让路。

赵允让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同时笑道:“没有想到你包拯也会有今天,亲属与案件有关,这感觉如何?”

包拯双手抱拳,不卑不亢地说道:“本府断案,一视同仁,然律法所定:所有官员,若遇五服内亲人相关案事,必当回避。”

“哼,你倒是挺聪明的,万一凶手真是你侄子,估计你也不好下手,这才推给了我!”

包拯微微摇头,不再说话,然后起身,站到一边。

见包拯不反驳了,赵允让觉得没有多大意思,他便直接走上去,坐到刚才包拯坐的主位上。

赵允让也曾做过开封府尹,同时还是王爷,由他来开封府暂代包拯审案,完全合乎规矩。

他本想只是随便审一下的,但突然就看到了陆森站在人群最前方,便愣了会,下意识打起精神来。

虽然他没有亲自见过陆森,但上次赵宗晟拜访的时候,可是有画师跟去的,早把陆森的模样画下来,交给他了。

这时候,负责验尸的仵作急急走了进来,行过礼后,将一张纸放在案台上。

赵允让看了一会,轻轻点头。

随后包容也被带过来了,他进来后慢慢跪下,平静地说道:“小生包容,见过赵王爷和包府尹。”

赵允让点点对后,说道:“把他们两人上衣都扒了。”

旁边的捕快立刻照做,将两人上衣扒开。

看着两人上身只有锤打的伤痕,并无细小长条的抓痕。赵允让微微皱眉,因为仟作在死者的十指甲缝内,发现了不少的血皮,估计是反抗的时候,抓伤了凶手。

但现在两人身上都只有斗殴留下的击打淤青。

“说说你们两人昨晚都去了哪?”赵允让说道。

结果两人一回答,发现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明。

赵允让又想了会,说道:“将两人都先放入大牢中分开关着,再命仵作时继续寻找线索。”

包容看了一眼站在旁边闭目养神的包拯,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跟着捕快去了大牢里。

而常威是被抬着进去的。

案件一时间没有什么进展,赵允让从主位那里走了下来,然后在陆森面前停下,微笑道:“陆小郎,现在快到午时了,同去我府中,吃些佳肴可好?”

陆森抱拳笑道:“小子见过汝南郡王,我受人所托,要将常威的情况带回去,所以你的好意就心领了。”

“那下次再说吧。”赵允让也不以为意,摆摆手。

等陆森走后,赵允让又走到包拯身旁,说道:“这案件透着些古怪,包希仁,本王办案不如你,还是由你来吧,我顶多帮你撑起场面。”

包拯微笑了下,说道:“此事稍后再谈,你有空最好去见见庞太师,他似乎也知道了些陆小郎的事情!”

赵允让呆了下,立刻想起来了,自己家女儿碧莲,似乎和庞太师的孙女关系特别好。

这下麻烦了呀!

最新小说: 还说你不是救世主 美漫里的无限奖励 港综之我是警察 主神:时代变了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 科技之虚拟实验室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诸天武侠寻剑道 机甲时代的武神(我在机甲时代修炼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