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皇中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26 闺蜜终将成为敌人

0026 闺蜜终将成为敌人(1 / 1)

暖玉阁的头牌赵香香自我赎身,跟着柳永离开汴京城往杭州城的方向走了。

这事在汴京城算是引起了点小波动。

毕竟无论是赵香香,还是柳永都算是名人,两人结伴离去,自然会给人些许谈资。

陆森不知道这事,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兴趣。

这段时间,他都在家里呆着,没有出去。

除了绕着院子晨跑锻炼身体,再练练书法外,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研究系统配方了。

一万多个配方,他看看哪些自己当前用得着,又有条件制作出来的。

不得不说,没有搜索功能,想在上万数量的配方栏里找出现时段能制作出来,又实用的东西,还真有些难度。

花了五天,他还是找到了自己能用的东西。

一个熔炉,只需要8单位石块就能建造出来。

可以炼铁……但是铁块这种高级点的资源,陆森是暂时不想了。

汴京城附近根本没有露天铁矿场,况且盐铁这种玩意,非官府别想碰。

熔炉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做玻璃。

为此陆森带着黑柱去了城外的河边,汲了不少的沙块回来,再与同样单位的木方块扔到熔炉中。

木方块当作柴薪。

不多会,炉口便‘吐’出十块还晶莹剔透的玻璃出来,在阳光下反射着耀耀白光。

“郎君,是琉璃,琉璃!”黑柱搓着双手,兴奋地不行:“沙砾能做成琉璃,这可真是奇事。”

金林檎在一旁看得直眨眼睛,她的见识比较少,一直在流民街中生活,根本不知道玻璃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是很贵重的。

陆森用合成功能,把十块玻璃变成了四个瓶子、八个茶杯,两个茶壶。

当然……这些制作出来的玻璃器具,都是方型的,也没有任何雕饰和花纹。

但即使如此,纯粹的玻璃在亮光下,泛着晶亮的光芒,质量上乘,没有气泡和皱褶纹理,通体一块,光是看着还是会觉得很漂亮。

黑柱惊叹道:“这一套琉璃器具,绝对能换东京城里的一套大院子。”

陆森摇头:“估计换不了。”

北宋的玻璃确实是挺贵的,但并非达到珍品的程度。

一来是北宋的商业交易很发达,极多的蕃子带着货物,万里迢迢来到汴京城售卖,这其中就包括不少玻璃制品。

二来是北宋也有自己的官方玻璃烧窖司,也是能做出不少上等玻璃制品的。

所以对于普通人而言,玻璃是奢侈品,但对于达官贵人来说,却是必备品。

但凡有点身份地位的,谁家没有一两件漂亮的玻璃物件。

黑柱很认真地说道:“但这是郎君做出来的琉璃,岂是普通凡俗的琉璃,自然贵不可言,识货的就知道换大院子绰绰有余。”

陆森听到哑然失笑,黑柱挺会奉承人了。

偏偏金林檎还在一旁应和,觉得黑柱哥说得到,不停地点头。

拿起一个瓶子,陆森去东边角落打开蜂箱,装了一整瓶的蜜。

透明晶亮的瓶子,金灿灿又透明的蜂蜜,怎么看都是高档货。

再将瓶子装入礼盒中,陆森说道:“黑柱你和我去拜访杨家,林檎继续守家。”

金林檎连连点头,然后又怯怯地说道:“郎君可要早些回来。”

“好。”陆森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瓜子。

两人出到院子外,看到丁氏兄弟又在跪今天的份了。

此时两人的后背已经被荆条刺得花花的,一道道灰褐色的旧疤痕交错纵横,又有新的血红色的丝痕条出现。

但两人的表情依然还是很坚毅。

陆森依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而是径直从旁边走过。

黑柱自然也不会对这两人抱有同情。

等陆森离开矮山一会后,院子里响起笃笃笃的声音。

这是金林檎又在练弓了。

现在她站五十步外,射击静止靶的命中率已经相当高了。

每十箭有三支能射中靶中心,其它的箭也不会脱靶。

丁兆兰扭头看着林檎练功了好一会,突然出声叫道:“院子里的小丫头。”

金林檎停了下来,回身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丁兆兰。

丁兆兰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对,就是在叫你。”

金林檎走了过来,隔着木栅栏看着他们两人。

她现在是不会随意翻出院子的。

“两位大叔叫我做什么?”

金林檎终究还是善良的,毕竟小孩子,心底软。

天天看着两个大叔来门外跪着,风雨无阻。

像昨天下午的时候,下了场大雨,院子里一点水也没有,草地花丛里,蝶蜂冉冉,她甚至可以隔栏观雨景,但院子外的两个大叔却淋成了落汤鸡。

看着就可怜。

可其实她并不清楚,昨日大雨,院内院外两重天的景像,着实震撼着丁氏兄弟。

他们越发坚定了要拜师学艺的念头。

看着小女孩已经变得健康了许多的脸庞,丁兆兰说道:“小娘子,你家郎君没有教你如何拉弓射箭吧?”

金林檎摇头。

那是当然的,陆森自己也不会正确的射箭姿势……他只是把箭射出去就行了。

反正有命中修正,只要准头不是差得特别离谱,箭矢自己会寻找目标。

“那就对了,你射箭的姿势不对。”丁兆兰跪在地上,仰头说道:“拉弓的时候,要用这两个手指扣住箭矢,然后腰要侧成这样子,身体和腰胯要直成一条线……”。

虽然是跪着,但丁兆兰下半身还是能做出姿势的,他讲解了拉弓时的正确姿势后,说道:“这样子容易发力些,能节省一些力气,而且也更容易瞄准。”

金林檎半信半疑,她就在原地学了这个姿势,一箭射出,脱靶……箭矢偏得厉害。

但她确实感觉拉弓时顺手不少,而且也省了些力气。

然后她回到原先练箭的位置,试拉了几箭后,命中率大幅度提升。

十箭有五箭能命中靶子正中心,而且其它的箭矢也很贴近靶子中心点了。

丁兆兰跪着看到了这一幕,舔舔干燥的嘴唇:“当真是有天份,要是能练出内气来,估计天下第一箭非她莫属。”

弟弟丁兆蕙在旁边说道:“估计人家现在看不上江湖里的那点浮名和浑号了。在这样的陆地神仙中当家仆,不好过闯荡江湖与人厮杀?”

丁兆兰苦笑道:“确实也是。”

话说回到陆森,他带着黑柱出现在天波杨府门口时,还是齐叔在看门。

这不是杨家把齐叔当成可有可无的仆役来看,反而是信任的一种表现。

大门大户,接触到的群体从底层到高层,是五花八门的。

合格的门房得需要在第一时间辩认得出,来访者的身份,需不需要通知主人亲自迎接。

是来打秋风的,还是来闹事的。

遇到来闹事的,得随机应变处理,即要把麻烦弄走,又不坠了主家的名望。

总之……在大门大户当门房,是需要足够阅历和懂得人情事故的。

此时天气依然炎热,齐叔在门口拿着扇子给自己扑凉,见到陆森带着黑柱过来,脸上一愣,随后立刻迎上来,双手抱拳说道:“陆小郎,可有些许天没有见了。”

“老齐,数日不见,你气色看着不错。”陆森抱拳笑道:“可否通知一声,说小子陆森前来拜访。”

“请稍等!小人这就去通知老太君和穆大娘子。”

见到陆森正式拜访,齐叔也不说什么骚话了,立刻转身回了院中。

此时北宋,下人对家中主母,皆是用‘大娘子’来代称。

如果有数个主母,则用大大娘子,二大娘子之类的称呼加以区分。

陆森和黑柱站在门口静静等待,同时打量着杨家里院子。

第一个反应是大,然后就是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人。

正常的大户人家,此时应该能见到三三两两的仆役在院中干活才是。

没过多久,齐叔快步走出来,说道:“陆小郎请随我来,老太君和穆大娘子在内堂中等你。”

内堂!

陆森愣了下,随后跟着齐叔进了杨府中。

走在弯弯曲曲的青石板庭径上,陆森也打量着杨家的内部布局。

这是陆森第一次真真意义上进大户人家的庭园中走动。

他以前去杭州旅游,参观过两三处古式杭州庭园。

汴京城内四河横垮,和杭州一样都是水上城市,所以其实汴京城的建筑布局,和杭州是相当相似的。

都注重池水、假山、小桥和庭植的融合搭配。

反正就是……你看着眼前各种景致,如梦似画。

但你就是看不到院里深处还有些什么。

这是种曲径幽深的寂静美,特别讨心思沉稳的人喜欢。

被齐叔带着,陆森过了四次月形门,这才到了内堂。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坐在主位上,看着脸色腊黄,似乎病秧秧的样子。

旁边下位有个穿着红衣的美妇人,盘发上插着金步摇,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陆森。

陆森上前,先对着老妇人弯手抱拳说道:“小子陆森,拜见佘老太君。”

佘太君主动站了起来,隔着空向陆森做了个请起的手势,慈祥地说道:“好孩子,不用行礼,不用这么客气。”

陆森然后对着美妇人同样弯腰抱拳说道:“拜见穆大元帅。”

穆桂英站了起来,微笑着向陆森行了个万福礼,然后再坐下。

其实现在穆桂英已经没有官职了,只是她毕竟曾经挂职过天下兵马大元帅,虽然也是个虚职,但喊她一声大元帅是没有问题的。

陆森转身,把黑柱手中的木盒拿起来,双手呈上,说道:“今日来访,是拜谢老大君赠地赠金赠果之恩,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齐叔走上来,双手接过木盒子,放到老大君身边的桌面上。

“都是近邻,客气什么。”佘老太君看着陆森,笑得十分开心:“先坐下,不用那么客气。”

等陆森坐下了,齐叔将清茶给三人端上。

“可惜金花去找她姐妹耍了,不在家中,否则她见到你来作客,定会很开心。”佘老太君看着陆森的容貌和气质,相当满意地笑着:“对了,陆小郎,听说你自小在山中修行长大,可告知老太婆你师尊名讳?”

“小子师父姓系名统。”陆森双手抱拳,很认真地说道:“他自称风灵道人。”

“这‘系’字姓,可是相当少见啊。老身未曾听过这姓氏的得道法师。”佘老太君回忆了会,摇摇头说道:“在终南山倒是有个风灵道人,只不过他姓张,且他的道法平平,断与陆小郎师尊不是一人。”

穆桂英也在一旁回忆着自己有没有听过此人的事迹。

“对了,陆小郎可曾有过婚约?”佘太君饶有兴趣地问道。

以此为信号,穆桂英也开始张口与陆森聊了起来。

三人有问有答,说说笑笑,气氛极为和谐。

而且双方都很默契地没有提金苹果疗伤的事情,仿佛这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约两柱香后,陆森借了个由头,起身告辞。

毕竟杨府中现在只有寡妇独女,陆森在这里待太久的话,说不定会被人说闲话。

即使是包拯和八贤王等人前来杨家作客,也不会超过两柱香时间。

主要是为了避嫌。

等陆森离开后,穆桂英起身坐到佘老太君的身边,笑道:“老太君觉得这陆小郎如何?”

“人长得漂亮,虽然礼节看着生疏,却是个懂人情的小子。”

刚才陆森说话时,有些措词是错了的,毕竟他和古人说话的方式有所区别。

但这并不影响什么,大致的意思别人也听得明白,也不会太在意。

毕竟北宋还不是封建礼教能吃人的时候。

穆桂英点头说道:“确实是生得俊,比宗保还要俊俏三分,怪不得金花见了他就念念不忘。他没拿自己当我们杨家的恩人,是个大气的。”

“只是他似乎对金花没有什么心思。”佘老太君无奈地笑了起来:“两柱香的时间,他没有提起过一次金花。”

穆桂英忧愁地揉揉眉心:“看来金花今后的情丝可难有安放之处了。”

“子孙自有子孙福,不必太在意。”佘老太君指了指旁边的木盒子:“打开看看,陆小郎送来什么礼物。”

穆桂英点头,打开木盒,把里面的蜂蜜拿起来。

干净剔透的玻璃瓶中,亮金色的浓稠液体仿佛在发光一样。

穆桂英再打开玻璃盖子,蜂蜜的清香喷涌而出。

这味道太好闻了,两个女人都失神了片刻,最后佘老太君摇头笑道:“用上好琉璃瓶子装着的蜂蜜,看来也是不简单的东西啊。看来咱家又欠他一个人情,怎么想拿金花都抵不了债了。”

而此时杨金花正在汝南郡王府中作客。

西厢清池旁的红亭子里,她坐着石凳,吃着上好的糕点,笑道:“所以你就被禁足一个月了,汝南郡王估计都被吓坏了。”

“大人他才不会吓坏呢,出了事情也不关心两句,反而还要惩罚立威,禁我一个月不准出家门。”

赵碧莲一脸无奈。

“才不是呢。”杨金花笑道:“你父亲他跑到开封府,指着包府尹的鼻子骂了近一个时辰,这事都在城里传开了。”

“这关包府尹什么事情?”赵碧莲有些奇怪。

“汝南郡王骂包府尹废物、尸位素餐。知开封府尹一职半年多了,连个无忧洞都扫不掉。”杨金花哈哈大笑:“估计这是包府尹被人骂得最惨的一次。而且听说官家也知道了此事,在宫中极是开心,直言汝南郡王给他出了口恶气。”

赵碧莲也轻笑了起来,有点感动也觉得有点好笑。

当年包拯在朝堂中,因为政事指着官家的脸喷了半个时辰,官家不敢反驳,只得唾面自干,回到后宫中找嫔妃诉苦,委屈得不行。

只是赵碧莲一想到自己的生母凄苦而终,心里对父亲依然还是有些埋怨,笑容很快消失。

“对了,救你的那个小郎生得如何啊?”杨金花不想自己闺蜜不开心,见状立刻转换话题,颇是好奇地问道。

“可俊俏了。”赵碧莲双颊微红,山恋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呀,瞧瞧你这发春的模样。”杨金花啧啧有声,也有些羡慕:“才见人一面,就想嫁人了?若是庞梅儿从杭州回来,看到你这骚蹄子的作态,不笑话你才怪。”

赵碧莲双手叉腰,哼了声,无所谓地说道:“庞梅儿心高气傲,才不懂什么是情爱呢。就她那性子,以后说不定得孤单终老,青灯古佛。”

“真不明白你们两个,明明互相看不顺眼,又偏偏爱凑一起耍。”杨金花无奈地摇摇头,她给自己剥了个果子,一边用贝齿咬着果肉,一边问道:“对了,救你的小郎叫什么名字,有时间我帮你掌掌眼。”

“好啊好啊!我被大人禁足,想去答谢他都做不到。”赵碧莲连连点头,脸上满是开心:“金花姐姐你先帮我找到他,说声谢谢。对了,他头发短短的,姓陆名森。”

杨金花愣住了,手中果子掉在地上:“呃……他叫陆森?”

最新小说: 还说你不是救世主 美漫里的无限奖励 港综之我是警察 主神:时代变了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 科技之虚拟实验室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诸天武侠寻剑道 机甲时代的武神(我在机甲时代修炼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