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后手(1 / 1)

“王爷,接下去我们怎么办?西关城要是不开城门,我们就入不了城,这就有些危险了。”雷蒙低声道。

武树握着大斧道:“雷将军,怕个鸟!梁军虽然人多,但他们要是敢分兵对付我们,西关城的军队从后方包抄过来,那他们一个都逃不了。”

“雷蒙、武树,让人堆雪,要快,同时想办法发出信号,让李家准备出城迎战,如果梁军过来打我们,他们就可以从后面包抄了。”宁不器沉声道。

两人应了一声,回头吩咐士兵去搜集积雪,堆到了前方的路上,堆得满满的,长达十数里,宽达数里,宁不器又让人收拾了一大堆干草铺在上面,接着点燃了干草。

火光冲天而起,相信西关城里应当能看到这样的异相。

雪尽数融化,原本冻得有些坚硬的地面也都融化了,这片地方是属于平原地带,没有遮挡,一览无余,所以梁军也看到了火光。

火光持续了许久,宁不器一直让人加着柴火,雷蒙和武树列军在侧,看着远处,梁军陈兵西关城前,但却是并没有攻城,因为他们也知道很难攻得下来。

“王爷,梁军那边有动静了。”武树扬声道。

梁军的左侧军列正在移动,马蹄音震动,一小股军队朝着宁不器这边而来,以步兵为主,差不多一千骑兵,五千步兵。

领军的将领身形高大,手里拿着一把长斧,纵马而来时,整支队伍相当整齐,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漏洞了。

雷蒙微微松了口气,先锋营虽然只有四千人了,但经过前一场战争,反而都算是强兵了,所以来六千人倒也不惧。

西关城还是没有动静,宁不器眯了眯眼睛,轻轻道:“李清平,西关城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络方式?”

“王爷,我们可以吹牛角号来联络!”李清平应了一声。

宁不器想了想,这才点头道:“你来吹吧,告诉他们,让他们出城,梁军陈兵到西关城前了,再不还击当真是要弱了大唐的气势。

哪怕李家主受了伤,但也不能这样不作为,先想办法让梁军退兵,之后我们再慢慢和梁军清算。”

李清平从马侧拿出牛角号,用力吹了起来,牛角号苍茫低沉的声音回荡着,传遍了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

西关城的城头处,一杆大旗开始摇了起来,接着一道道身影出现,一名身着战甲的将领站在城墙处,长相并不起眼,四十来岁,敦厚至极,但眸子却是相当清亮。

他的手里握着枪,沉声道:“弓箭手准备!梁军陈兵三日,真当我们西关城无人?父亲被梁人所伤,这个仇必报!

一会儿弓箭手压制梁军,李家男儿随我出城一战,点五万人出城迎接武安王!武安王封地西关,统御西关三十万兵马,不容有失。”

“诺!”许多士兵的迎合音响起。

男子是西关副总兵,李家之主李雄之子李暮迟,在西关也算是真正的猛将。

战甲碰撞着,士兵列队,很快就在城门前聚集齐了五万人,李暮迟的目光扫过,沉声道:“各个营将管好自己的士兵,注意排阵!李风,城墙就交给你了!”

“末将遵令!”一名年轻的男子应了一声,手里也握着枪,他是李暮迟之子,长于兵法。

城门之外,梁军阵列之中,一名骑着高头马的将领纵马到了中阵,扬声道:“将军,末将请令击溃唐军。”

中军之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沉思不语,男子坐在马上,马侧挂着一柄长刀,厚重至极,赫然也是一柄斩马刀。

这就是梁国大将苏砌,他点了点头道:“昨日我们五千铁罗汉被唐军击溃,据逃回来的士兵说,指挥战斗的是宁不器,他在北境击溃虎落部,展示出了过人的兵法。

本来我觉得这应当是张是非的功劳,他能镇守落神涧这么多年,打退过北境许多次的骚扰,也是名将,但经过这一役,我倒是觉得宁不器这个人真是不简单。

郭锋,你率五万人迎战唐军,务必将唐军压制在西关城之中,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擒拿下宁不器,不能让他与唐军汇合。”

“是!将军放心,一切交给末将了!”郭锋大喝一声,高高举起手中的大斧,扬声道:“右路十个大队随我来!”

右翼士兵有如洪流一般涌动着,跟到了郭锋身后,接着向西关城前出击。

城墙处,李风挥了挥手,喝了一声:“守城重弩调好方向,对准下方!”

三十具重弩在墙头上出现,对准了下方,同时铁蹄音震动着,李暮迟已经出城了,所有的士兵丝毫不乱,盾兵在前,枪兵在后,一一归位。

这就是战阵,可见平时操练了无数次,已经深入了骨血之中,从这一点也可以体现出李家治军之严。

西关城后方,宁不器看着梁军纵驰而来,一脸平静,雷蒙挥了挥手:“箭手准备!”

盾兵站在最前方,火还在烧着,映着他们的脸,这一次士兵们却是不见任何慌张,经历过战场,他们不再畏惧,不再恐慌。

“击溃唐军,活捉宁不器!”梁军大将挥起手中的长斧,扬声喝道。

步兵前冲,一路接近火光之处,骑兵在后方紧跟,雷蒙喝了一声:“放箭!”

箭雨飞起,映着阳光,散着森寒,梁军的盾兵竖盾,箭落在盾上,一阵阵沉闷的入木音响起。

盾兵前移,梁将扬声喝道:“箭!”

梁军的箭飞起,大唐盾兵竖盾,双方箭来箭往,空中尽是飞翔的箭枝,偶尔有飞到宁不器身前的箭却是被安虎竖起来的盾挡住了。

火光渐渐熄了,梁军已经越来越近了,雷蒙扭头看了宁不器一眼,接着沉声道:“枪兵准备,盾兵在前。”

“突击!”梁将的大吼音传来,士兵们向前奔跑。

数千士兵跑入了堆雪带之中,下一刻却是减慢了速度,地面被火烧得化开了,再加上大量的雪水融入,所以变得无比松软,跑过来的人直接没至了小腿处。

不仅步兵如此,马也陷了进去,跑起来的速度极慢,泥泞飞溅,队形顿时就乱了,宁不器的声音响起:“包抄!”

骑兵自左右两翼散开,绕过了堆雪带,箭枝飞行,不断射着,一名名梁军倒地,片刻之后只余下近千人还能站着。

那名梁将深深看着宁不器,一脸沉厚:“宁不器,你胜之不武!”

“这是打仗,决的是生死,胜就是胜,输就是输,何来的胜之不武?”宁不器一脸平静。

梁将咬了咬牙,沉声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投降吧!”宁不器应了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了远处。

西关城前,唐军与梁军已经撞在了一起,暂时还顾不上宁不器一行人,再加上他身后的军队可以说是完好无损,刚才这波战斗仅仅折了几个人,还保持着旺盛的斗志。

梁将咬了咬牙,用力握着手中的巨斧道:“我不降!”

这一声之后,他随手抡起巨斧,直接甩了出去,巨斧呼啸着撞向宁不器,笔直砍向他的头。

宁不器不避不让,依旧平静地看着梁将,安虎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斧柄,斧头震颤了几下停了下来,安虎顺手将斧头丢了回去。

同时几十把枪扔了过去,梁将喝了一声,不避不让,所有的武器直接插到了他的身上。

梁将怒目圆睁,身形笔直挺立着,生机断绝,但却就是不倒。

数百名梁军一脸惊慌,武树的声音响起:“降者不杀!”

雷蒙扭头看了宁不器一眼,目光中透着几分隐约的崇拜,利用地形的优势全灭梁军,这样的手段让他获益不浅。

梁军纷纷丢下武器接着退出了这片堆雪带,只是身上尽是泥泞,看起来相当狼狈。

宁不器扬了扬眉,勾了勾嘴角,他放了铁罗汉的人,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他的后手。

知道他可能会放战俘,那么梁军在绝境中就不会一心求死,而是会想办法活下来,只要他们还有求生欲,那就不会拼命,困兽犹斗总是会造成一些麻烦,这样一来唐军的死亡率就会减少。

武树清点战俘,片刻之后他纵马来到宁不器身前道:“王爷,一共九百七十三名战俘,我们怎么处理?”

“你们若是愿意降的话就归于神武军之中,若是不愿意降那就切了大拇指回去吧。”宁不器沉声道。

一群士兵互相看了几眼,接着一名将领大声道:“王爷,我们愿降!”

宁不器一怔,目光打量了他几眼,他这才咬着牙道:“王爷,铁罗汉的士兵们在今日上午回归了,只不过却是被苏将军关了起来。

他们没有了战意,只想求得一批干粮回归梁国,但我们所带的粮草也不多,所以没法给他们。

在下觉得,苏将军或许会有杀人之心,毕竟他们的拇指都被砍了,已经是无用之人,与其浪费粮食倒不如弃了他们。

我们都不想回去,回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在下愿降,王爷愿意收留我们、相信我们,我们就跟着王爷!”

宁不器点头,放归战俘的又一项好处体现出来了,梁军远道而来,已经困守多日,粮草或许真是不够用了。

最新小说: 书生有种 少女病 神豪的疯狂捕鱼系统 重塑旧时光 重生之经济天下 大导演从拍大片开始 桃源仙村 狂医下山 王牌战鹰 代号龙王